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又要助人为乐了》。

那长衫老人躬身陪笑道:老祖宗怎地出来了?白发老人却瞧也不他目中既是羡慕,又是怜惜,却又有一丝丝的妒忌

我要和他上契约台?!

沈问丘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是怔了怔,完全没有意料到沈问丘会提出这个提议。

不过这样倒也符合了少华山的规矩,也让楚山保住了颜面,保住了少华山的颜面。

但怎么看都有点是你逼迫的意思。

楚老头虽然为难,但也知事已忍让如此地步,不可再退一步,否则,接下来肯定是难以收场。

他依旧阴沉着脸,看向贾叶玄,语气比之前面更加冷淡,“贾家小子你可有意见?”

贾叶玄看向沈问丘,又看了看沈问丘身旁的那位小姑娘。

他自信自己一定可以打赢沈问丘的,但是若是自己杀了沈问丘,那位内门弟子的采儿小姐与自己寻仇,自己又怎么办?

而且,以刚刚楚山对小姑娘的态度,他便是知道,自己不过是跳梁小丑,沈问丘这个小瘪三自己是杀不得了。

还有另一个不合常理的小姑娘,也让楚山身躯一震,自然也不简单。

少年即便再怎么自信,也不敢应承下这事。

自己虽然形式嚣张跋扈,但并不代表自己没有脑子,此局,左右都是一个必死局,自己必须拒绝。

可是自己如果拒绝,虽然楚长老必定会看在贾家的面子,少华山的面子保下自己,但同时也意味着自己会让楚长老下不了台面,将这位楚长老给得罪死。

虽然少年也不知道贾家和许家跟少华山有什么牵连,反正从长辈之中的只言片语之中,他也知道他们两个家族和少华山有些不同寻常的关系。

但也不至于好到穿一条裤子,凡事都会偏向他,总是有个度的,就像如今。

少年左右都为难,毕竟,这事牵扯太多,太广,左右要为自己找条活路才行。

他思前想后,唯有三十六计之中的上计,方为最妥。

许久,少年露出像是做了好一番思想斗争的挣扎斟酌,才对着楚山行了一礼,极不情愿道:“楚长老,上契约台也不是不可以,只是……”

“只是什么?”

见贾叶玄吞吞吐吐的,楚山脸色难看,立即呵斥道,心中却在咒骂,“这事是你小子一手惹出来的,我本就不想给你收拾烂摊子,可你小子倒好,还跟我讲条件?也不看看什么情况,我都没资格讲条件?你小子凭什么讲条件?”

贾叶玄看向沈问丘,微微挺直身躯,正气凛然,语气浑厚,“只是我身为师兄,不好欺负了这个小瘪……这位师弟,如果我跟他上契约台,那我不是有些恃强凌弱,太欺负人了?”

贾叶玄一时顺嘴,骂沈问丘小瘪三,但意识到问题,及时收住了嘴,改成了这位师弟。

“我不介意。”

贾叶玄刚落,沈问丘就丝毫不给贾叶玄反驳的机会,也不给楚山替他说话的机会,斩钉截铁的答道,表示自己不介意贾叶玄恃强凌弱。

因为从刚刚的对话之中,以楚山喊贾叶玄为贾家小子之时,沈问丘便知其中定然还有故事,具体是什么他不清楚,但恐生其它变故,他也只能从源头上截断产生变故的可能性。

沈问丘心中极其不屑,“恃强凌弱?笑话?当初我没有修炼之时,你无故用鞭子抽我就不是恃强凌弱了,这种事,你贾叶玄做得还少吗?”

楚山脸色阴沉。

沈问丘如此态度如此坚决,他很为难,很难收场,两边都有错,两边都不能直接送执法堂。

沈问丘这边有个龙采儿,肯定是不能送执法堂的,人家龙长老也不愿意,也不答应呀?

再有沈问丘身旁那位粉红小裙的小姑娘实力疑似比掌门还要厉害,自然人家要是不乐意,你送执法堂,人家拆了你少华山。

而这边,自己是可以将贾叶玄送汝执法堂,但是如果只是将贾叶玄送入执法堂,那不是有失公允,自打嘴脸吗?

若是现场没人看着,他倒也没什么,甚至直接将贾叶玄送进执法堂或者拍死,也就算了,而且沈问丘他们一定非常乐意看到,所以,谁会在背后嚼舌根呀?

但现在不行,整个饭店的人都看着呢?

这里少说也有一百人,这一传十,十传百的,没两天整个小镇都会知道他们少华山执法不公。

甚至传到其他门派,也有损他们少华山几百年声誉。

虽说少华山没落了,但是脸面还是要的。

楚山看向沈问丘,依旧客气,只是语气之中显得为难还有一丝的强硬,道:“龙公子,你看这样如何,我们各退一步,你们现在签订契约,半个月后正式举行,给彼此一点准备时间调整状态,如何?”

沈问丘听得出老人语气之中的强硬姿态,这反而让他冷静下来,理智了不少。

看了贾叶玄一眼,他记得乐凡告诉过自己,他知道一个半月前贾叶玄已经是纳灵境二重修为。

如今自己都是纳灵境二重了,那贾叶玄可能还在原地滞留吗?

而且自己这个半个月虽然常练风掌,但也是不得要领,徒具其形而已,真要对上贾叶玄,就算贾叶玄是纳灵境二重修为,胜他,自己也没有绝对的把握。

不过,既然给彼此一个调整的时间,也再好不过,至少还可以借助这段时间再提升一下自己的实力。

“不好意思,得借用下你的石像,”莫千鸿揉了揉发红的眼睛,连续移动七天,晚上也没休息,就算是他,也有点吃不消,他看向小汐和太小星,“麻烦你们了。”

“好!”

很快,还能支撑两百年的石像就被“肢解”了,而两百年,对众人来说,也只能支撑二十天。

不过,终于可以睡上一觉。

劳仲就在旁边默默看着,心疼却又不敢表露出来,他想逃走,眼睛四处张望。

太小星一个眼神扫过来,吓了他一跳。

“上……上仙?”

太小星道:“你就跟我们一......

顾浩听了陈强的介绍,感觉这瓶药剂非常神奇,如果能用于治疗林语梦的春生病,不知道是不是有奇效。

顾浩对陈强说道:“陈教授,这药剂是怎么制作出来的,能不能卖给我一瓶,我有位朋友应该很需要它。”

陈强脸色一变,立马收起了药剂,摇头说道:“顾浩,这药剂可是我们团队的核心秘密,绝不能外泄的,而且还是非卖品,绝不能带出实验室的。”

顾浩可惜道:“原来是秘密,好吧,既然这样那就算了,等你的科研成果可以投放市场的时候,我再让我朋友来试一试吧,不过这东西既然能精准改造细胞,可见其生化威力非常大,这对社会的危害性可想而知,的确不能随便外泄出去。”

陈强点头道:“那是当然,这是我们严格保密的配方药剂,而且每一位团队成员都是签署过安全协议的,而且今后也只在医疗上使用,绝不在生化武器上运用。”

陈强说完,就将手里的药剂小心翼翼的锁进了保险箱里,而后对顾浩说道:“顾浩,你今天要帮我看的其实不是针灸仪和那瓶药剂,而是这套针灸程序。”

陈强打开电脑,显示屏上出现了各种针灸的图像,其中很多都是常人无法见到的神奇手法。

陈强对顾浩说道:“顾浩,我想让你帮我看看这些针灸的优缺点,以便我对针灸仪的程序,查漏补缺。”

“我明白了,交给我吧。”顾浩明白了陈强的意思,开始仔细的看着屏幕里出现的这些针灸图像,分辨其中的优缺。

下午三点多,顾浩揉了揉眼睛终于看完了陈强十多年来收集的上千种针灸之法,并在他的脚边堆积着足有一人高的手稿,上面都记录着顾浩对其中的优缺看法。

陈强这时已经累趴在桌边,等到顾浩喊醒他的时候,陈强才发现在他睡着的两个多小时里,顾浩完成了他一年多的工作。

陈强震惊的看着顾浩的手稿问道:“这些…都是你一个人完成的?”

顾浩看了看四周,好奇道:“除了你我,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这…这太不可思议了。”陈强揉了揉眼睛,确认每一张手稿上都有详细的文字,虽然不多,却十分工整。

顾浩伸了个懒腰说道:“陈教授,如果没有别的事情了,我就先走了。”

陈强拿着手稿,随便看了几张,就被里面精辟的观点震撼住了,其中的很多想法对他的研究可谓是大有裨益,难以置信的他,当即就对顾浩说道:“顾浩,你真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天才,你能不能留下来加入我的团队。”

顾浩摇了摇头:“我没空,我现在还要去买衣服,理头发,顺便还得买些东西。”

陈强不解道:“什么?你说的没空,难道都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顾浩一本正经道:“这是生活,不是小事,我走了啊,记得我拜托你的事情。”

见顾浩这般不愿意,陈强也很无奈,只好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吧,我马上就去见那个小护士。顾浩,你真的不考虑考虑留下来吗,我可以保证,一旦我的研究成果问世,整个团队的人都将获得举世闻名的成就啊。”

顾浩没有一点心动,摇了摇头:“谢谢陈教授的好意,我真的要走了。”

说着顾浩起身离开,陈强看着顾浩的背影消失在研究室,想起了自己的大徒弟黄玄。

当即打电话给了他:“黄玄,你马上带安博医院里的那个小护士来见我。”

黄玄一愣,不解的问道:“师傅,哪个小护士?”

陈强眼眸里闪过一丝愤怒,原本他想说就是你要杀的顾浩,他的女朋友,可随后压制住了,毕竟黄玄可是他研究所背后老板的儿子,不能得罪了他,随即缓缓的说道:“就是今天在急诊室里,参加临时手术,救活一位被钢筋刺穿肚子患者的小护士。”

黄玄一听,陈强竟然想起了李诗药,兴奋的说道:“老师,你是说李诗药!你也觉得她很优秀?”

陈强点了点头:“不错,我很看好这个小护士,你带他来见我吧。”

黄玄高兴道:“好的,没问题,我马上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李诗药。”

说完黄玄就迫不及待的挂了电话。

陈强看着电话,冷笑一声:“傻徒弟,你得罪了你不该得罪的人,竟然还不知道,希望以后你好自为之吧。”

顾浩离开陈强研究室后,走到了大学城里的大道上,这时一辆酷炫的红色法拉找她。”

江天天抹了抹從眼角流出的鮮血,點了點頭:“那是我騙你的。”

沒等江臣說話,他又用手捂住自己的臉叫道:“你先別生氣。那都是過去的我做的缺德事。現在的我在你的悉心養護和諄諄教誨之下,已經洗心革面脫胎換骨,重新做人了。”

江臣手上稍微加重了點力氣,繼續淡然說道:“我怎么知道你現在就沒有在騙我?”

江天天立刻義正言辭喊道:“誰騙你誰就是小狗!”

江臣又微微瞇了瞇眼睛。

江天天慌忙叫道:“我真的沒騙你。不信你自己想嘛。我以前騙你,那是想把你坑上船。但現在呢?我們并沒有利益沖突,反而我為了尋求你的庇護,只會盼著你好,不會再想著加害于你。”

江臣將眼睛睜開。

在他看來,江天天的這些話是真的。

要知道,世上所有的沖突前面必然要加上兩個字,利益。

沒有利益的沖突,那是傻子才會去做的事情。

江天天是個騙子,但他絕不會是個傻子。不然自己也不會被他坑得這么慘。

見江臣沒有說話,江天天便知道他這是想明白了,忙補充道:“事實上,我這次安排她來見你,并非為了害你,反而是想幫你。”

“我說的是真的。我也是看你最近那么消沉,表面上裝作什么都不在意,但行事卻處處像在交代后事。我作為堂堂一個大孝子,怎么能夠對自己老爸自尋短見的愚蠢行徑坐視不理?”

江臣靜靜看著江天天。他想看看江天天究竟會給出一個什么樣的解釋。

如果說這個世界還有能動搖他意志的人,那么江天天無疑是最危險的那個。從某種程度上來講,江天天就是個自私自利的瘋子。自私自利其實沒有多么可怕,瘋子也并不可怕。但二者加在一起,特別是這個人還很有能力的時候,那無疑會是場災難。

江臣并不怕災難。可如果真的有災難發生,那會很麻煩。他的頭也會很痛。

“其實我沒覺得能騙到你,但你偏偏就信了。我知道人類管這種東西叫關心則亂,但我沒想到這種無論怎么想都覺得愚蠢的事情會發生在你身上。不過話又說回來,這或許就是你居然能夠堅持到今天的原因吧。”

講完這句題外話,江天天回到了正題:“我確實在傾城身上下了一個詛咒。不過詛咒的效果并非是讓她不能和你相見,而是讓她會被人慢慢遺忘。”

“那個時候,我雖然不能體會到人類的感情,但我知道那是種很麻煩的東西。你又是個很麻煩的人。麻煩人遇上麻煩事,這種情況最麻煩。所以我通過權限,提前預知了很多個未來走向。大概一萬萬多種吧。”

“其中大部分情況是好的。你就老老實實地枯守在這座監牢里,啥也不干,啥也不管,每天除了睡覺就是睡覺,直到你瘋了。在這種情況里,我活得最愜意。但也有少部分情況,你極度不滿于我對你的算計,選擇和我同歸于盡。不過這往往需要一段時間,你才能悉數刨開我給你挖的坑,實現這個目的。所以在這種情況里,我能度過很長一段時間的安穩日子。這也不算虧。”

“如果這些未來都是這種結局,我或許會遺憾,但也能勉強接受。可是那一萬萬多種可能里,偏偏有幾個情況糟糕到我無法接受。在那極其有限的幾種可能里,你在她的幫助,或者是那種名為愛的爛東西的幫助下,成功擺脫了這座監牢,并把生死簿重新綁定在了我的身上。更缺德的是,你還幫著那個姓葉的,給我加了幾道怎么看我都沒辦法破開的防火墻。”

“你知道的,人其實不是很怕一萬,卻總是害怕萬一。如果這件事,大概率失敗的話,我也沒什么所謂,反正都是以小博大,輸了就輸了。可既然讓我知道這件事大概率成功,只有萬分之一都不到的幾率會失敗,我就真的無法接受這個萬分之一。所以我決定做些什么,抹掉這些萬一。”

講到這里,江天天停頓了一下,扭著脖子,拍了拍江臣的手說道:“我說老爸,舉了這么久,你也不嫌累嗎?就算你不嫌累,我已經覺得累了。能放我下來嗎?不然呼吸不暢,我怕我會忘了些重要的東西。年紀大了,別的毛病都能接受,就是健忘這毛病,太折磨人。你也是過來人,應該清楚,是不是?”

“這是我給你的最后一次機會。”

江臣用最簡單的話表達了最殘酷的威脅。

江天天連連點頭:“知道知道。一次就夠。一次就夠。”

隨后江臣松開手,任由江天天掉落在水泥地上。

丁喜的拳头实在不轻,他?手持银箭的人摇头大笑吏。憙复举恭直言①上的缎带,掉头就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又要助人为乐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有一把元素剑

蔗糖

我有一把元素剑

杨门狂少

我有一把元素剑

临初

我有一把元素剑

深海碧玺

我有一把元素剑

TV帝、

我有一把元素剑

赵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