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迷茫的逆天》。

十天后,他们走到了一处平野。

其实,这战场上最多的地形就是平野,而且无论什么地形,都能看到一种植物。

那是一种类似藤蔓的细长之物,呈深黑色,矮的两三米,高的数十米。

它们的表面有尖刺和紫色黏液,黏液会珠宝,可比你们秦氏好太多了。”

秦宇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又想到了张楚红生日会上,自己送的珠宝被叶知秋送的珠宝压得黯淡无光。

“鲍勃,江远,你们敢联手坑我!”

秦宇红着眼睛,歇斯底里地吼叫:“我一定要你们付出代价!”

花如玉微笑着,悠然道:其实春风里。过了很久,李寻欢才

青州江南道中部,过去才是巫山所在的南疆道。青州驿路岔口上有一座路边酒肆,半老徐娘的老板娘卖了十几年的酒,常年风雨龙蛇混杂见多不怪,所以见到一位十八九岁的公子哥带着七八岁的少年迎风而来,也不会感到好奇,就是殷勤迎客,卖力地推销出了店里最好的酒。

公子哥英俊非凡,带着的男孩也明眸皓齿,看着该是两兄弟,大的玩世不恭的样子,小的瞧着有心思,心不在焉,两人要了一壶茶,几个包子,对坐着分食。

没推销出酒,老板娘算计着又少个几分碎银几颗铜板,多瞧了兄弟两人几眼,暗暗安慰自己作为补偿了,往日里瞧的都是卖力气的糙汉子,再好也只是肥胖油腻的商人,难得能瞧见这么养眼的男子,虽然年纪够做她儿子的,但她能多瞧几下养养眼又能咋滴。

“这鬼天气,热得要人命。”商清逸找了处遮阴的地方坐下,咬了一口馒头,又灌进去半壶茶水,这才畅快地缓过气来。

躲开药灵之后,商清逸就带着药王江一路向南走,护送他回到药王府。不是他忽然人格爆发见义勇为,变成古道热肠行侠仗义的大侠,而是药王江告诉他,药灵睚眦必报,手段更是毒辣,商清逸救了他就等于惹上了药灵,后半生都别想安生。

两个人已经是命运共同体,若想以后安心在江湖上混迹,就必须把药王江送回药王府,再请药王出手拿下药灵,方是出路。或者就是商清逸回到金楼,谅药灵胆子再大也不敢进金楼皇城杀商国四皇子。

回去不用想,是绝不可能的。

“老姜块,快点吃,吃完还要继续上路呢。”从药灵嘴里已经揭穿了药王江的身份,商清逸也不用装糊涂,这一路反正无聊,索性给他取了个外号,也不管同意不同意,就这么叫着。

从青州到南疆大概还有十来天的脚程,如果没有药王江可以更快,但他又没法丢下药王江,只得以这样的脚程走着。说实在的,他现在有些后悔救下药王江,当时就是脑子一热,后来从药王江的嘴里知道药灵的恐怖,那可是南边江湖最恐怖无情的杀神。

大概是见不得有人死在自己面前。他也只能这样劝慰自己。

药王江一口一口地吃着馒头,这孩子受了打击到现在还没恢复,越发的沉默,除了赶路跟进食能一天都不说话。商清逸刚开始还会想办法逗逗他,给他取个老姜块的外号,可他没有一次回应,时间一长也没了热脸贴冷屁股的心,不再时不时地调侃他。

“老板娘,这附近哪里有买马的。”商清逸吃到一半,高声喊来老板娘。

商清逸有自己的考量,按他们的赶路速度起码要十来天才能到巫山。

而他知道的,就已经不下于有三拨人在追药王江。

药灵算一拨,白衣与青衣算一波,还有一波是最初从药王府掳走药王江的人,据药王江讲使剑阵,能匹敌青衣白衣。自己遇到药王江那会,就是后两伙人遇到一起大战,让他乘机给逃出来的。

这三拨人商清逸门清,自己一个都打不过。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商清逸天生银色心晶,天赋虽然不错,早年却一直想着混吃等死当个咸鱼,没有得过正统的学习,所有的功法都是从商国宝库无意中得来的秘籍上自学的。

那本秘籍没有名字,只记着人名商明初,想来大概率是商家的某个先祖。

从那本秘籍所学,他的修为一流的轻功,二流的拳头,三流的幻术,前者一个人逃命可以,带上药王江就不够看了,最后者也就第一次出其不意有用,以他还没登堂入室的幻术,无论是三拨人任何一个,只要有些防备之心就很难再有效。

至于中间那项,他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揍揍金楼的那些纨绔子弟是够的,真到了江湖上,最多也只能欺负欺负小毛贼。

十来天的脚程不算短,以那些人的能为,指不定哪天就会追上。若是有一匹马,时间起码能缩到一半,运气好说不定能赶在遇上前抵达巫山。

老板娘听到俊哥儿的招呼,正要挤着笑脸跟年轻人指点迷津,顺道调笑一番,能摸两下是更好不过。

他正要开口,邻桌旁喝醉的酒鬼嚷嚷起来:“买马,谁要买马,我有好马,谁要?”

这酒鬼是个落遢客,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一个月来每天都来酒肆喝酒,每次都是喝酩酊大醉而回,衣服没洗,澡没洗,胡子邋遢,就那么脏兮兮的,要不是开门做生意不挑客户,老板娘早就把他赶出门了。

但事实老板娘也是豆腐心,那些狠心的事也就空想想。她就以为这人觉得该是哪户人家出了事情借酒消愁,不然哪会把自己弄得人鬼不如。在青州道上开酒肆,这样的事情见得不少,总归就是爱恨情仇。

她虽然过了那样的年纪,但也能理解,要不然他桌上的酒是怎么来的,这个酒鬼可三天没给酒钱了。

“喝你的酒去,你有屁的好马,有好马怎么不把老娘的酒钱给清了。”怕酒鬼乱说一通,惹得这位好看的公子哥生气,老板娘叉腰把他骂了一通。这世道虽然好了,但出门在外好坏不定,谁知道这位公子哥是个什么人,万一是个不好说话的,给人打得鼻青眼肿,她也瞧不过去。

老板娘骂完酒鬼,转脸陪笑地对商清逸说:“再往走半天路就能到青州,有专门贩马的骡马市,脚力一般的五两就能拿下,脚力好的也至多十两。公子对那贩卖的老王讲是城外青娘介绍的,还能再便宜一些。”

“谢谢青姐了。”商清逸一声姐,把老板娘喊得眉欢眼笑,玩笑着打趣道:“小公子哥,就算喊姐也不能打折的,小本经营。”

商清逸掏出一块小碎银,放在桌上,笑道:“理当如此。”

“谁说我没好马。”酒鬼估摸着刚睡过去了,被老板娘骂了之后不屈不挠,满身酒气的絮絮叨叨,“我有天下最好的马,是天下最好的马,只卖十金,谁要。”

一金为百银,一两银子够普通人家一月口粮,十金可不是个小数目。

酒肆里都是风尘仆仆的老粗,平曰里看着豪气干云,也是卖力气的穷鬼,听到一个酒鬼狮子大开口要十金,纷纷调笑。

“你个酒鬼想钱想疯了。”

“酒鬼你的马呢,让大爷悄悄,瞧上给你十金。”

“酒鬼我也有匹天下第一马,你给我十金,我把马给你怎么样。”

酒鬼絮絮叨叨,一张嘴就是满嘴的酒味,虽然站都站不住了,还是摇摇晃晃边走边说:“不卖不卖,你们这些穷鬼,哪里买得起我的马。”

他这一说,就把全酒來了一句晴天霹靂。

“整個東原省第一豪門高家,要來我們王家提親了,我哥要替我做主,把我嫁給高家大公子。”

聽到王雪凝這么說,劉參內心五味雜陳,他知道,豪門之間的結合,一多半是出于利益。

他們之間特別講究門當戶對,王雪凝注定,要為此做出一些犧牲的。

而且嫁入高家,享受榮華富貴,這樣對王雪凝,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劉參說道:“雪凝小姐,嫁給高家,可以一輩子高枕無憂,而且對你們王家的生意,也有百利而無一害。”

聽到劉參這么說,王雪凝直接脫離了劉參的懷抱。

她嘴唇顫抖著說道:“我要的不是錦衣玉食,我要的是愛情。”

看到王雪凝的態度,劉參不知如何接話,他知道王雪凝生氣了,便不敢再勸她。

王雪凝此刻氣憤交加,她沒想到,她最喜歡的劉參哥哥,竟然也不理解她,還把她往火坑里推。

她真的很失望,她不想再看見劉參。

王雪凝帶著絕望的眼神,仰著高傲的頭,直接邁開步子準備離開。

劉參突然有所頓悟,他現在有些懊悔,是他想問題不夠周全。

不是所有的人都想嫁入豪門,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想過錦衣玉食的生活,有一些人,向往平凡的生活,渴望自由的愛情。

看著王雪凝的背影,劉參決定跟上去。

她怕王雪凝絕望之下做傻事,一旦出現這種悲劇,那劉參就萬死難以贖罪了。

劉參追上王雪凝,正準備道歉,卻突然聽到王雪凝的手機響了。

電話是茉莉大酒店的前臺經理周蓉打來的,周蓉在電話里說,有個叫慕容雪涵的女人要找劉參,看樣子還很急。

王雪凝頓時一愣,慕容雪涵不是已經和劉參離婚了嗎,而且聽劉參說,慕容雪涵現在遇到了前男友,正和前男友濃情蜜意,怎么又突然來找劉參了?

王雪凝本不想讓劉參再和慕容雪涵相見,可是周蓉電話里又說道:“大小姐,慕容雪涵說了,她見不到劉參便不走,不但不走還要自殺。”

王雪凝一聽,立刻皺起眉頭,她說道:“那讓她自殺好了。”

王雪凝說完,便掛了電話。

劉參不傻,王雪凝打電話時,劉參一直在認真地聽著,當他從王雪凝電話里聽到“自殺”二字時,也著實吃了一驚。

他看著王雪凝問道:“是誰要自殺?”

王雪凝沒好氣地說道:“還能有誰,還不是你的前妻慕容雪涵,她威脅我們,要是見不到你,她就在茉莉大酒店自殺。”

聽到慕容雪涵威脅要自殺,劉參既吃驚又疑惑。

慕容雪涵怎么了,她不是和吳亦東正快活的厲害,怎么又突然去茉莉大酒店了,還鬧著要自殺?

劉參畢竟對慕容雪涵懷有愧疚之情,他知道慕容雪涵這樣做,必然事出有因。

所以他便對王雪凝說道:“雪凝小姐,那我們還是回茉莉大酒店,看一看慕容雪涵究竟是怎么了。”

王雪凝白了劉參一眼,她冷冷地說道:“我就知道,你心里放不下慕容雪涵,一聽說她要自殺,你看你的臉色都變了。”

劉參沒有否認,他也沒有承認,他只是說道:“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我們還是快些去吧。”

王雪凝也想看一看,慕容雪涵究竟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她也打算好了,要好好教訓一下慕容雪涵。

想好了打算,王雪凝便和劉參一起,去往茉莉大酒店。

二人到了酒店,慕容雪涵正站在酒店門口翹首以盼,她正在焦急地等待劉參。

看到劉參和王雪凝一同出現,慕容雪涵雖然有些不爽,但是她還是忍住了。

因為她現在已經和劉參離婚了,劉參現在和任何一個女人在一起,她都管不著,她也沒有權利管。劉參早已經看見了慕容雪涵,他見慕容雪涵面色焦慮,便走上前問道:“雪涵,你怎么了?”

慕容雪涵看了一眼劉參,又看了看旁邊的王雪凝。

緊接著她面帶難色地說道:“劉參,我媽突然摔了一跤,現在躺在醫院里昏迷不醒,我想請你……”

慕容雪涵話未說完,王雪凝立刻替劉參回絕道:“你不用想了,門都沒有,醫院有醫生,你讓醫生來救治就好了。”

慕容雪涵見王雪凝阻攔,她也針鋒相對地回擊道:“王雪凝,你要搞清楚,我現在問的是劉參,可沒問你,你跳出來算是怎么回事。”

王雪凝也不甘示弱,她冷冷說道:“你已經和劉參離婚了,你沒資格再來找他。”

慕容雪涵一聽,直接冷笑道:“我離婚了也是他的前妻,你這個跳梁小丑什么都不是,還敢在我面前耀武揚威?”

聽到慕容雪涵罵她是“跳梁小丑”,王雪凝直接氣瘋了。

她皺著眉頭罵道:“你這個賤女人,有什么資格說我,你還不是剛離婚,便和前男友搞到了一起,我都不好意思說,都替你臉紅臊的慌。”

看到慕容王兩個女人越吵越瘋狂,越吵越來勁,劉參忍不住了。

他直接大喝一聲,讓兩個女人都閉嘴。

王雪凝和慕容雪涵,看到劉參神情嚴峻,知道他生氣了,便慢慢都住了口。

對于丈母娘林美英,劉參打心底里是一萬個反感。

他在慕容家三年,丈母娘從來沒有給他一個好臉色,反而變本加厲地暴虐他欺負他。

現在聽到林美英昏迷不醒,并且進了醫院,說實話劉參是有些高興的。

壞人終于得到報應了。

可是他短暫的痛快之后,還是生出了惻隱之情。

他想到了死去的岳父慕容乘坤。

岳父在他最落寞的時候收留了他,并且把寶貝女兒慕容雪涵也嫁給了他,如果沒有岳父,他恐怕已經橫死街頭了。

不看僧面看佛面,林美英畢竟是岳父的發妻,不管怎么樣,他應該要救她。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所以劉參決定,出手救一救林美英。

聽到劉參答應出手相救,慕容雪涵非常激動,她的眼中立刻閃出淚花。

而王雪凝卻直搖頭,她看著劉參說道:“劉參,你真的無可救藥了。”

劉參不管不顧,執意要跟著慕容雪涵去救林美英。

王雪凝卻撂下一句話,她氣急敗壞地說道:“劉參,你敢去,以后咱們連朋友都做不成。”

劉參沒有接話,他不想受人威脅,所以他很決絕,直接跟著慕容雪涵走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迷茫的逆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大周的天下

千年静守

大周的天下

硕鼠肥

大周的天下

南极烈日

大周的天下

酒当家

大周的天下

湉喵

大周的天下

瓦洛佳·阿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