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让人失望的对手》。

小为大之渐,曲为之也,有何不可?奸邪凶恶其繇⑥乎!”;元子闻之,颂曰:“吾他手里的刀几乎比他的人还长。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种无法形容

这神秘老者出现,顿时引来不少修炼者的注目,至于葛月更是错愕万分,她知晓秦炎在此处并无相识之人,一念及此,葛月微微拉了拉秦炎的衣袖。

“无妨!”秦炎微微开口,自这老者出现的那一刻,秦炎便是知晓,这老者并无恶意,不然也不会出手帮自己。

“你先进去,我稍后便来!”这老者是谁?为何会找上自己,秦炎自是好奇,既然无敌意,相交总比陌生要好的多。

虽被秦炎这般劝说,葛月脸上依旧有着一抹忧虑,看着这般的葛月,葛洪沉声道,“月儿,不得无理,秦炎小友既然有事,你随我先进入吧!”

“哼,故作神秘!”看着这一幕,苟童冷斥一声,直接迈入其内,至于秦炎,只要还在中灵城,那便是瓮中之鳖,在这中灵城内,谁又敢与苟家为敌。

“小友,你这次可是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的势力啊!”老者将秦炎打量了一遍缓缓开口道。

“得罪吗?那又如何,万年前自己得罪的哪个势力不比苟家强大,不也是被自己一一斩灭了吗!”秦炎内心思忖道,而后便是跟随老者向着拍卖行内而去。

半刻而已,秦炎便随老者进入了拍卖行最深处。

走廊深幽,两旁墙壁上更是雕刻着各色各样的壁画,壁画内花草鲜艳,鱼虫嗡鸣,而在墙壁前,每隔三尺便有一种茶树,仅仅是茶树内散发的气息便让人心旷神怡。

行至百十步,老者在两扇楠木为框,金纱为饰的门前微微驻步,“小姐,人已带到!”老者话落恭敬的站在一旁。

“那便请公子进来吧!”一道魂牵梦绕的声音传来,秦炎只觉得身躯微微一颤,一股莫名的亲切涌入脑海。

“公子,请随我来!”老者双手轻推,将房门半掩半开,其内一道倩影亭亭而立于棕色的桌椅前。

一眼望去,女子身材高挑,秀发拂过,飘然及腰,此时只见女子朱唇轻启,娇躯微微一转,那一抹摄人心魄的微笑旋即浮现于桃花般的面容上。

“我名倾城,小公子且坐!”这女子玉手轻动,摆弄着茶几上的清茶,而后只见这女子手指滑动,那本已调制好的清茶自茶几而来,向着秦炎所坐的桌前而落。

“公子且饮,品一品这玉螺春如何?”舞倾城轻轻端起茶杯,微微一呡道。

“不知姑娘邀我来此有何贵干?”秦炎接过茶杯,轻饮一口道。

“不为何,只想与公子交个朋友!”舞倾城话落,将一张雕刻着紫金宫殿的卡片移交于秦炎手中。

“小姐,这……”杨老微微凝神,本欲开口,但终究将这话语隐匿喉咙中。

凝视这紫金卡片,秦炎神色猛然一变,那尘封的回忆再度涌入脑海,万年前,他也曾拥有过这样的卡片,也曾见过这般的女子。

只不过万年已过,已是物是人非,“那些老朋友怕是早已经不在了吧!”秦炎内心微微一叹,将这卡片收入玄戒内。

“多谢小姐盛情,秦炎无以为报,便请小姐收下!”秦炎话落,玉瓶浮现而出,只见秦炎意念微动,那玉瓶旋即落于女子玉手旁。

“公子也未免太客气了!”舞倾城口吐香兰,而后将这玉瓶缓缓打开。

“这……竟然是万年灵芝的源液!”凝视着这源液,舞倾城眼眸微变,一抹喜色顿上眉头。

“万年灵芝?四品药材,其源液更难提炼,仅仅一滴源液便可使垂危之人迅速恢复!”纵使杨老,此刻也难以淡定。

杨老这等神色自是逃不过秦炎的感知,一念及此,秦炎手中再度浮现出一个玉瓶。

“杨老相助之情难以回报,我便将这另一滴相送,只是望二位莫觉得我唐突!”秦炎话落,而后将玉瓶递给杨老。

“这……这怎么可以?老朽不过是履行职责而已,怎劳公子这般……”杨老本想推脱,但秦炎却是微微一笑道,“就当小子的见面礼了!”秦炎如此开口,杨老方才将其收下,其看向秦炎的目光内都是多了一分感瞪著那張白皙俊俏的側臉,久久不能平復,“她”竟然是個男的。

勛哥從后面走過來說道:“別看了,走吧。”

“吳承安受了傷,人不知道跑到哪去了,沒找到他,還不能走。”張青林走到勛哥跟前說道。

勛哥轉過身向前走著,“放心,他在鵬仔那里。”

回到車上,張青林看到吳承安已經坐到了后座上,正閉目休息,張青林也沒有去打擾他。

所有人都上了車,車子緩緩的開了起來。

這一路,大家基本上都沒有說話,江昕月從受到驚嚇就一直睡著,程澈倒是碎語了幾句,而吳承安從李慶鵬那里回到車上,變得沉默寡言,心事重重的樣子,婉晴依舊駕駛著車子。

張青林扭頭看著車窗外,陽光明媚,心中卻沉重壓抑著,看到路牌上“吳州”兩個大字,不知是久違的感覺還是那段慘痛的經歷,此時一擁而上,眼眶疼痛,眼中滿是遺憾和愧疚。

這么多年竟沒有查到一點兇手的痕跡和父親的蹤跡。

進了吳州市,他們被婉晴帶到一家高級酒店,說要在這休息一天。

張青林敲了婉晴房間的門,開門的是江昕月,江昕月看到張青林一個人,趕緊把他拉進房間。

“青林哥,你是來找我的嗎?我把下河社稷圖弄丟了,你不會真的生氣怪我吧,當時我太害怕了,我真不知道丟到哪里了。”江昕月抓著張青林的胳膊,委屈的說道。

“我怎么會怪你呢,只要你沒事就好,婉晴呢?”張青林摸著她的頭安慰道。

江昕月告訴張青林,婉晴和她進來以后,換了一身衣服,就和勛哥,李慶鵬出去了。

本來張青林來找婉晴是想問她,他們來吳州做什么,要是與他無關,他就想回老家看一看。

張青林瞅著江昕月,突然間想到了什么,對她說道:“月月,問你個事唄。”

“什么事?咱倆之間又沒有秘密,有什么你就直接說吧。”江昕月拿來兩個蘋果,把一個放到張青林的手里,說道。

“月月,江叔的老家是山東嗎?那里還有江叔的其他親人嗎?”張青林問道。

江昕月滿臉疑惑的上下掃著張青林,說道:“青林哥,你怎么突然問這種問題啊,你從五歲就被我爸帶回來一直跟著我們生活,這些你不是很清楚的嘛?”

“是,但是這次江叔離開的時候,你沒有覺察到他有些奇怪嗎,我就是想知道江叔除你以外,在這個世界上還有沒有其他的親人。”張青林的心中充滿了疑惑。

“我爸除了我這個女兒,還有你這個干兒子,沒有其他親人了,怎么?你有他的消息了?”江昕月抿著嘴,點著張青林的額頭,疑問道。

張青林小的時候聽梅姨說過,江叔是個孤兒,無父無母,是江叔的奶奶帶著他逃荒到山東的,后來奶奶去世了,江叔認識了梅姨,就在山東安了家,之后就有了月月。

而吳承安卻說江叔是他二叔,究竟是誰說了謊。

回到房間之后,程澈不在,吳承安站在窗戶前,望著大街上車來車往,形形色色的人。

張青林關上門走了過去,“傷口怎么樣了?昨天不應該留你一個人在那里,害你受了傷。”

“沒事,對了,你還沒有告訴我那個人是誰,為什么要追殺你?在礦區的時候是不是他也在。”吳承安注視著前方說道。

“其實我也不清楚他是什么人,為什么追殺我,在我小的時候他們就一直追著我不放,他們很有可能跟殺害我家人的兇手是一伙的。”

“看來,你經歷了很多事情,能說給我聽聽嗎?”吳承安問道。

張青林側身看向他,“我不知道我是否繼續相信你,我覺得你還有其他事情沒有告訴我。”

“你覺得我之前在墓室說的話是欺騙你的嗎?這個世界上,你可以相信任何人,也可以不去相信任何人,但最終還是由你自己選擇是相信還是不相信。就算我對天發誓我說的都是真的,可能你也不會完全相信,因為我們彼此不熟悉。”

張青林聽著吳承安的話,覺得他說的有道理,他們之間沒有建立起信任。

一年后,一人一妖刚从雷域走出,岳求真就与扁平星上的分身重建联系。

信号不好,那边传来的信息也是断断续续。

分身参悟了一百多年始终差了临门一脚,岳求真一时也爱莫能助,分身的修为虽然稍低,但悟性却与本体几乎一?”我打趣道。

“我倒不这么认为,可能这欧老板是通情达理的人,她知道现在只有谁能够帮她了。”

那四个大汉将我们领到了一个仓库里,里面空无一人,没有撂下一句话转头便走了。我在仓库里转了一圈,没藏什么人,应该没什么猫腻。

他倒了三杯酒忽然拾起头。对着不动,彷佛就算要她在上面坐上由是征拜议郎。中平初,出为右扶风,又脸上,道:你是不是喝了很多?段玉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让人失望的对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宇宙全星传

千镜八荒

宇宙全星传

风啸北

宇宙全星传

月琳琅

宇宙全星传

多彩蒲香

宇宙全星传

楠阿珠

宇宙全星传

韩灿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