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得灵根》。

”胡铁花更奇怪了,说道:“那么这火折子怎会又到了你手上的风四娘用力咬着牙,控制着自己,她看得出萧十一郎已醉(原图

午后三点,骄阳依旧似火,包大林正在整理机器,马路上来了个卖冰棍的,骑着自行车叫卖:“冰棒雪糕膨化糕!”

自行车上驮着个很大的木箱,里外钉着薄膜,上面还蒙着个灰白色薄被套。周大哥在大门口看见了,摆摆手,那小伙子就顺着路来到晒场边,几个人就调笑起他来:“卖冰棍的,怎么卖啊!”

“水果味三分,奶油味五分,膨化糕一毛。要不要?不要我走了!”

包文春说:“你这是从哪里取的货,怎么现在还没有卖完?”

那小伙子说:“从息县取货,回来时,车子坏了,修了一两个小时,耽误了。”

包文春说:“还有多少?都给我们吧!叫他们干活的过来吃冰棍!”

小伙子一块块的给大家发,说:“取了十五块钱的,一共有四百个,还剩下一百多个呢!你都要了,小心肚子疼呢!”

周小粒说:“不怕肚子疼,快拿吧!”

地里上来十几个人,要灌水配药,就过来洗脸吃冰棍。包文春问:“你是哪庄的?怎么不认识?”

“南边肖庄的,不远!”

“你这样吆喝可不行啊!虽然也知道你是卖冰棍的,但不吸引人啊!你应该这样喊:快来买快来看啊!我的清凉解暑小宝贝,买个冰送个棍,水果味,牛奶味,三分五分很便宜,还有高级膨化糕,一毛一个有面子,咬一口两牙印,吃进肚里冒凉气,谁个吃了谁得劲!”

一班人笑得前仰后合,包明秀包明英更是夸张,说:“春子你这嘴不去卖东西实在可惜了,再唱一段吧!”

包文春说:“老姑,明天我准备开个销售员培训班,咱的顺口溜是一套一套的,你要想来听,咱举双手欢迎啊!”

周小粒说:“举双手是投降吧!”

众人大笑起来。

大门外响起车喇叭声,是送家具的来了。包文春问卖冰棍的:“你叫什么?有兴趣来这里接受培训吗?”

“我叫肖玉中,培训什么?收不收钱?”

“不收钱,还给工资,有兴趣的话,九月一号过来看看吧!这些冰棍多少钱?”

“八块五!”

“给你十块吧!以后每天中午送五十个膨化糕过来,卖完了就算了。”

几个人帮忙卸车,送走送货车,大家各自回去摆弄自己房间安放蚊帐铺盖去了,包文春带着祝道绣去了大院子,待在屋里开始整理配方。他要做的,就是把十几种中药材粉碎料按一定比例混合成即用型调料,生产一种叫着十三香的产品。

按照记忆中的比例,第一次配出两公斤原粉,自己尝了下,感觉口感没有问题,再把这两公斤混合辣椒面食盐和味精,用小电磨重新打了一道,再尝尝,果然有麻辣鲜的感觉,这样就包装销售,是要赔钱的,计算一下配方的价格,十三香五十克就得合五毛左右,麻辣鲜里面有盐份,分量重,反而能赚钱。

包文春从仓库找到彩塑包装袋包装盒,找来封口机封塑机,在祝道绣和周二姐注视下,用天平分装成小袋,封塑机里一推,外包装就很严密的封装好了,一百克一包的麻辣鲜就做了三十包。再次配了五公斤,花了两个小时,制作一百盒十三香。

祝道绣看着包装精美的盒子,就瞪大眼睛,周小粒一看,说:“这不是三爷的头像吗?还包师傅十三香,包师傅麻辣鲜,文生调味品厂又在哪?”

包文春看看天色,已经黑下来,对周小粒说:“文生调味品厂就在这里!看到的东西,不能出去说半个字,否则!哼哼!”

周小粒连忙说:“不会的!我保证不说出去。”

“那就就留下吧!工资和包大林一样,手脚勤快点,眼睛有水些,年底有奖金!”

周小粒不知道包大林能有多少钱,春子收下自己,就兴奋起来,说:“好啊!”

祝道绣很自然地住进包文春的房间,潘青莲想说什么,包大林就要揍她,说:“不想在这住,你就回娘家住吧!敢让丁香知道,你就不要回来了。”

包文春独自开车去县城,拉着徐晴去找徐洪亮,利用关系,在省工商局抢先注册了包师傅牌十三香系列产品这一商标,并申请包括私密配方、包装外观在内的十几项专利,还把三爷的头像作为商标一部分,长期印制在包装盒上。

十三香是个广泛意义上的名称,不是谁家的专有名词,唐山滦南县的李凤林和驻马店的王守义,都不是十三香的初创人,只是在原有十三种原料配比上下了功夫,根据本地群众口味偏好,创造出自己的独特比例配方。包文春的调味品小厂,比王守义的起步晚了几十年,但他有更全面更科学的配方,不管现在厂子里的产量如何,先声夺人是很重要的。

现在的厂子还很小,只能在本省内推广,包文春开着车到处跑,请徐洪亮徐晴市里省里跑关系,联系经销商,联系发广告。

创业是艰难的,即便你有更充足的原料,有更先进的工艺和设备,有包装更精美的产品,但是,缺少一个推介平台,也是不行的,好酒也怕巷子深,就是包文春目前的写照。

这次出门跑了三四天,回来时到了市里,又到农贸市场,买了二十麻袋干红辣椒和大包的食盐味精,才到市火车站取出托运物资,徐洪亮联系两台卡车帮忙送回去,这天是七月十三。

七月有个盂兰会,连带着在人们观念中,整个七月就不好起来,总有些鬼节气的意味,下半月还好些,上半月是禁止亲友走动的。所以,包文春邀请徐了下面小聲議論后,并不打斷,而是自顧自說道,下面聲音也是慢慢消失了。

“他們距離七步,另一名十步院的劍修離出口較近,所謂的出口其實就是他們過來后升起的土臺。只是以上二點,我有個判斷,這二人應是一前一后*進入球內,或者說是一人死后,另一人才進入的,為什么會出現這樣情況,我猜測這球內應是無法同時存在二名活著的筑基修士,否則這里的規則就會判斷成是廝殺的敵對雙方,這就是說球體內或許只允許對方有一名筑基修士存在。”李言此話剛出口,這里眾人轟的一聲炸開了鍋,李言之語無疑給他們畫了一張生的希望,但稍后議論聲便小了下來,眾人又是看著李言,李言剛才并未給出具體原因,就直接給出了結果,眾人并不知道他是如何推斷出來的。

李言看了看身后天空,一片白茫茫的冰天雪地,語速不由加快了幾分“我剛才說了太玄教修士致死原因,而另一名十步院修士筑基修士致命原因則是中了我所設之毒,我先前布置中的一種毒也可在空中傳播,而且傳播速度極快,中毒著脖腔會被毒氣堵住,最后毒發身亡,只是這種毒有個特點,就是會在脖腔周圍會形成一圈紅斑,即使你挖掉那里的血肉,紅斑只會出現在更深出。”

李言并沒有說明他毒的用處,輕描淡寫一句帶過后,說起了癥狀,即便是這般,下方也是有修士注意到了,一些修士想了想卻在自己記憶中從未聽過此毒,不由臉色變了一變,不會解毒可以,但聞所未聞是毒修的大忌。

李言則不管不顧,自行繼續說道“而另一名太玄教筑基修士雖然被透骨草腐爛了整具肉身,但其脖腔頸椎骨之上仍有紅斑出現,只是這紅斑程度并非生前所中,而是死后才形成的艷紅色。人活著中此毒時,由于靈力血液堵塞,紅斑會是黑紅色。

他們不過相距七步,十步院修士卻是活著中毒而死,以我對此毒的掌控,七步距離傳播只不到半息之間的事,傳播到四十丈的球內也不過是數息時間,但這里卻出現一個活著中毒,一個死后中毒,由此可以之初步判定,他們應當不是同一時間出現在那里。雖然不能排除一人中毒后無意中靠近了已死的另一人的這種可能性,但十步院的劍修有一個動作可以做為佐證,其臥倒時一手握著藍色菱晶,另一手曲指成式,其身體離球壁不到一丈,身后就是土臺,身體呈后退狀,而且地面上血污內臟團留下了一個滑出前沖的腳印,其腳底鞋上布滿了血污漬,而太玄教的筑基修士鞋底幾乎沒有血污,只有其背后才有大片污漬,應該是從空中跌落時沾上的。

我可以猜測:為了伏擊我們,對方由一名太玄教筑基修士帶領一眾凝氣修士進入了球內,而另一名十步院筑基修士有可能是因規則限定,當球內出現二名筑基修士時,就會判斷是敵對雙方,必須廝殺到一方倒方為止,或者是說因為其他原因,所以他必須留在外面,直到我們進入后死去筑基修士,他才能進入。

當太玄教筑基修士帶領一眾人進入球內后,準備找好地方伏擊我們時,卻陸續觸發了我們所布下的伏擊手段,于是球內便造成了一場屠殺,由于我們之前生怕天空巨大黑影過來速度太快,所以設的毒都是見血封喉,一擊致命的劇毒,甚至他們連逃出去的機會都沒有,而外面那名十步院劍修可能是通過某種方式知道了里面的變故,也或許是對方外面的天空黑影已然臨近不得不進入了球體。

無論那種情況,他在不知道里面具體情況下,必是全身防備,而以劍修的速度,進入必是一個突擊進攻之式,只是當他進入球內后迅速前沖時發現眼前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便是踏步止住沖式,這樣便在地上血污中留下了一個前沖滑出的腳印,不過此時這里空間已彌漫了各種劇毒,無巧不巧的是他吸入了我所布置的劇毒,于是急忙蹬地回退想沖出球體,他這一動作可能是本能反應,也可能那時對方球外黑影還沒來臨,真的出去后暫時可以逃得一命。

這幾點可以從地上血污中的前沖刺滑留在地上長長的腳印可以看出他是做了一個前沖的動作,并且我在他的鞋底之上也發現了大量血污,同時這也說明了他應該不知道球體里面血污滿地,才沒有采用飛行方式,這根本不符合一名經驗豐富修士的采取方式,那時只有飛行才是最快的。同時太玄教筑基則是身處其中,見到了球內一切,第一時間便飛了起來,企圖奪路而逃,不料數種劇毒纏身導致他直接從空中摔落,而后背著地沾了大片血污,所以說他二人并不是一時間進入。

另外一點則是,十步院修士他趴倒的方向是土臺方向,身體成半側狀,應該是轉身中已然死亡,如果這幾關我沒記錯的話,土臺只有雙方人員進入后才會升起,那么是不是說因為這名十步院修士的進入球內規則判斷成了雙方修士已經進入,而升起了土臺,這樣一來便封了回去的路,十步院修士在情況之下,當然本能的想毀了或阻止土臺的升起,以便能夠再次出去,回退途中曲指射出劍芒劈向了土臺。我同樣在土臺上及附近地面上發現了十數道劍芒痕跡,土臺被劈的七零八落,只是不待他繼續前進,已然毒發身亡,至死都保留了曲指彈出劍芒的姿勢。他攻擊土臺的目的,是否可以說明在他進入前土臺是沒有升起的,而是因為他突然闖入觸發了某種天地規則才造成的,那么他這樣突兀的闖入是否也說明他并不是同一批次進入的。”

李言一口氣將這些說出,一眾人聽的目瞪口呆,龔塵影也是美目連閃,想不李言竟能通過自己所布之毒,再加上球內一些痕跡,分析出如此之多的情景,讓人尢若身在其中,但這結果偏偏讓他們又覺得五六分是可能的。

“即既然土臺升起就封了通道入口,假如是我們首先進入后,他們第一批人隨后也進入后呢?那時土臺就會升起,通道入口就會關閉,豈不是把留在外面的修士徹底的留在了外面天空巨大黑影之下?”一道清冷的聲音在這片冰雪天地中響起,龔塵影美目盯著李言。

李言聽罷,微微一笑。

果然不出洛崖所料,那裂地虎因為攻擊極強,所以也是比較引人注目,那其他的靈獸盡皆是群起而攻之,于此同時靈蛇也是偷偷攻殺,那場中的靈獸皆是紛紛倒地,這幻靈蛇果真是極為厲害!

此時那四公子與華清風的臉上帶著笑意,九公子雖說雅,倒是与徐璐凝很相配。”

季辽不置可否,说道“我这就让徐璐凝过来接人,以免她以为文昌鸣死了。”

龙姬脸色一变,急忙道“不用,我叫人来把文昌鸣送去,别麻烦徐璐凝过来了。”

他不信杨铮真的会拼命,一个诡他对剑的狂热,又超越了他对妻”锺子期死,伯牙破琴绝弦,终她对他的情感有多么深邃,多么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得灵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恶魔域

柠柒

恶魔域

忘掉就好了

恶魔域

纯洁玉女小诗

恶魔域

辞欲

恶魔域

花开缓缓归

恶魔域

龙久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