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争执和落定》。

離開了紅樹林后,丁染另外找了一條通往小島內部的路,他現在還不想遇到那個怪人。

越往深處走,丁染就越小心翼翼,熱帶島嶼更危險的是一些毒蛇蟻獸,要是不注意踩到它們,在沒有急救的情況活下,丁染只能等死,但即使這樣,他還是被兩只水蛭叮在了腳腕上。

“我可不是來野外求生的,到底劇本在哪呢?”

丁染蹲下來拔掉水蛭后,把褲腳收了收放進了鞋子里,這期間他眼睛一直盯著四周,有什么異狀他都能第一時間發現。

忽然,丁染發現前面棕櫚叢里微不可查的動了一下,這時沒風,也沒下雨,那里可能有動物或者人。

“出來!我看到你了!”

丁染迅速掖好褲腳站了起來,他手里握著一根磨尖的短棍,緩緩向樹叢走去。

“別!別傷害我!”

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過后,一個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女孩從棕櫚叢里爬了出來,女孩好像害怕的很,哆哆嗦嗦的蹲在地上不敢站起來。

“你是誰?”丁染皺起了眉頭。

女孩看了丁染好幾眼,可能發現丁染比較正常,她不由長舒一口氣站了起來。

“你是試煉者吧?我叫秦佳,來自山海列車,和你一樣都是試煉者。”

丁染點了點頭,對方都敢說出自己身份了,那她應該不是假的。

“我叫丁染,幽冥列車,你也是去靈魂列車的吧?知道我們這是在哪么?”

秦佳聽丁染說完對他比劃個噤聲的手勢,然后貼著丁染身邊小聲道:“這個島上有好多鬼在獵殺我們試煉者,我親眼見到一個長頭發的鬼把一個試煉者的頭都拽了下來。”

“鬼?”

丁染渾身一震,他可見識過冥界空間里的鬼有多強,沒有驅魔手段的話遇上它們幾乎必死,不過秦佳說鬼在獵殺他們,那這次副本的劇情可能是鬼抓人的游戲。

丁染低著頭思索了一會兒,自己身上啥都沒有,保命能力可能比秦佳都差,他起了個心思,要是能和她一起行動,關鍵時刻還能有個墊背的。

秦佳膽子比較小,丁染隨便引了下話題她就上當了,說什么也要跟丁染一起走。

丁染的想法是這樣的,想激活劇情肯定要找到更多劇情線索,他們得往小島深處走走看,或許能有什么收獲。

秦佳也沒什么意見,有個伴他就心滿意足了,于是丁染領路,二人向林子深處走去。

“轟隆!”

小島上空傳來陣陣悶響,丁染和秦佳剛走出幾百米天色就暗了下來,秦佳對雷很是恐懼,說什么也不走了,雨很快打濕了二人的衣服,無奈下丁染只能找了一個山洞拉著她躲了進去。

山洞有些淺,堪堪能遮住倆人,索性地勢比較高,倒是不用擔心洞穴會被淹沒。

秦佳剛剛淋了雨,身上穿的又很單薄,她剛坐下就可憐巴巴的對丁染道:“我有點冷,能抱抱我嗎?”

荒山野島,孤男寡女,秦佳長的還可以,氣質更是柔柔弱弱的,要是換一個男人可能當場就把她擁入懷中好好憐惜一番了,可惜丁染是個鋼鐵直男,他只是看了秦佳一眼,然后道:“我身上也濕了,咱倆抱一起也是一塊冷,要不你弄點火出來咱們烤烤?”

秦佳神色一滯,癟著嘴道:“烤火我們也沒有木柴,而且要脫衣服的…”

說完,秦佳的臉瞬間紅了,她把臉藏在膝蓋里偶爾偷瞄一眼丁染,不得不說,秦佳這種小女人氣質把丁染整的氣血沸騰的。

“沒事你脫吧…又沒什么好看的。”丁染不斷打量著秦佳的身體,對方身材比吳妍差太多了。

“你!”

秦佳似乎被氣到了,她眼圈一紅,把臉埋在膝蓋里,發出一陣啜泣聲。

“呃…這就哭了?”

丁染頓時面露難色,他跟女生相處的機會不多,唯一在一起比較久的就是吳妍了,秦佳現在明顯被傷到自尊了,丁染還不知道該怎么安慰她。

“那個…我讓你抱行了吧?”丁染干咳一聲,右手碰了碰秦佳的肩膀道。

秦佳停止了抽泣,順著丁染張開的手臂撲進了他的懷抱,帶給丁染溫暖和香氣的同時,也將一把鋒利的匕首送向了他的肚子。

“叮!鬼咒殺副本已激活!”

副本的提示聲讓丁染嚇得一個激靈,他反射性的推了秦佳一下。

丁染這個舉動救了他,秦佳的匕首只插進丁染肚子一部分。

“嘶,我草你大爺!”

丁染推開秦佳后,不可置信的看著她,自己和她也沒仇沒怨怎么上來就給自己一刀?秦佳卻壓根不理丁染,又向他撲了過來,試圖將丁染結果掉,可惜她高估了丁染的傷勢,只見丁染一腳把她踢飛,然后轉身鉆進了大雨中。

外面的瓢潑大雨瞬間隱去了丁染的身形,秦佳從地上爬起來后,也咬牙沖了出去。

五分鐘后,秦佳又狼狽的返回了洞穴,她臉上帶著一絲陰狠和不甘,和之前柔弱的氣質鎖的眾人。

“哈哈,你這小鬼好是厲害,如此年紀就成為了五星武者,若是讓你再成長下去,那還了得。”見天諭被封住退路后,風耶倫才安心的大笑起來。雖然天諭進步迅速,但是他也不認為此刻的天諭能夠是自己的對手。

“沒錯,今日必須將這里所有天家人趕盡殺絕,否則后患無窮。”

而其他人也是附和起來,畢竟天諭的天賦實在太駭人了,強到讓他們感到懼怕,若是不將天諭斬殺,那么日后他們的麻煩就太大了。說不定,風家和唐家都會因此被滅門。

“渾蛋,想對我天家趕盡殺絕,你們做夢。”而這一刻,那天元風則是如發狂一般,沖了過來。

今日,天家已是大難臨頭,這些運送草藥的天家人都是天家精英,現在這些精英已經身負重傷,奄奄一息,為了天家,天元風必須保住天諭,哪怕犧牲掉自己的性命。

“天諭快跑,回天家叫幫手。”天元風一邊賣力的廝殺,一邊大聲的呼喊著。

“哼,自己都顧不了,還想救他人,還想報信,全都給我殺了。”

風耶倫冷哼一聲,手提血色大刀,便向天元風揮砍而去,與此同時,其他七人,全部向天諭殺了過去,招招狠辣,當真是要下殺手。

“唰唰唰”

風耶倫與天元風同為一品武仙境修為,再加上天元風已身負重傷,所以他的大刀異常威猛,幾刀下去,天元風便吃力無比,已是速度遲緩,難以抵擋。

“呃啊~~~~”

可就在這時,陣陣慘叫開始不斷在身后響起,起初風耶倫不以為然,還以為是自家手下,在凌虐天諭。

可是越聽越不對勁,那聲音好像是風家和唐家的人發出,并且看到不遠處,那些受傷的天家人那吃驚之中卻又夾帶喜悅的神情,他終于意識到,可能事情并非想象中那么順利。

“唰”

感覺不對,風耶倫虛晃一招,便閃到一旁,側目觀望頓時大吃一驚,只見圍攻天諭的七個人,都圍著天諭站立不動,一個個宛如冰雕一般,一動不動。

但是,令風耶倫膽寒的是這七個人都已經沒有了頭顱,那些頭顱此刻都被天諭踩在腳下。沒了生命氣息。

而再觀天諭,滿身的鮮血,卻毫發未損,正在七人的人頭上擦拭手上的血跡,似乎感受到了風耶倫的目光,不由得轉過頭來,露出了一抹邪笑。

“你...你....”

這一刻,風耶倫被嚇得臉色蒼白,連退數步,連手中的血色大刀也是丟在了地上,一個不小心,竟噗通一聲栽了下去。

因為在天諭腳下的七顆頭顱都是睜大了眼睛在看著他,面部表情非常猙獰,仿佛在訴說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風家和唐家那么多高手,會眨眼間被天諭所屠,并且手段會如此殘忍,每一個都是被斬殺頭顱,身體冰封為無頭冰雕。

眼前的這位哪里還是一個不經世事的少年,簡直就是一個心狠手辣,殺人不眨眼的魔頭,尤其是天諭目光投來后,映射在他身上的殺氣,簡直壓迫的他快要窒息。

“風耶倫,剛才我問過他們,他們說在黃泉路上等著你,過來,我送你去和他們團聚。”

天諭笑著說道,也不理會那風耶倫是何反應,而是一步一步的向他走去,將那風耶倫掉落在地上的血色大刀,撿起了起來,打量一番后,道:“好刀,不虧為火靈之力打造的靈器。”

“唰!”

話音剛落,一道寒芒從天諭身后掠過,從風耶倫咽喉飛出。只見鮮血如注一般噴灑而出,那風耶倫連聲慘嚎都未發出,便已人頭落地。天諭一招手,招回靈魂光刃,一揮手,光刃潰散,進入天諭體內。

而看著這樣一幕,就連天元風以及天家身受重傷的天家精英,也是被嚇得身體一顫,額頭上浮現出滴滴冷汗。

因為這一切實在太不可思議了,先不說天諭的實力為何會這般強悍,強悍到斬殺一品武仙的人,比切一只小雞還要簡單。

他這般年紀,怎能下的了如此狠手,莫說是天諭還是個十五歲的少年,這種事就算是他們這些成年大漢,也未必能夠做得出來。

“爺爺,你沒事吧!都是諭兒不好,招惹了麻煩,連累大家!”天諭慶幸自己有先見之明,服用了武丹和血丹,恢復了自己的靈力和精神力,要不今天非死于非命不可。

“天諭,真的是你,這些人都是你殺的嗎?”天元風至今都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天諭做的。

“是我殺的,爺爺,我只是趁他們大意,用我最擅長的攻擊手段殺死他們,如果他們不麻痹大意,今天死的就是我。””天諭知道自己的實力,硬拼肯定不行,只有速戰速決,才有一絲勝算。

“哈哈哈!痛快,天諭你做的好,有些事可以忍,有些事不可以忍,這些人該死。咳咳咳!”天元風大笑時候,牽扯到傷口,吐出了數口鮮血。

“天諭,那些人有一部分去往天家大院了,目的就是屠戮那里居住的老弱婦孺,你快去城主府搬救兵,希望能避免這次浩劫。”

,字刚中,河南人。擢进士第重,唯一见过石鹤的就是铁肩

“攻!”

松大興的嘶吼是帶血的,殷紅的手勢更提醒著化玄門弟子們該干什么。

“停!”求億連猛想起比救援松大興更重要的事情來。

陣型布局的威力顯露出來了。

化玄門弟子都知道命令的價值更知道配合的作用,他們緊急停下在前面一阻攔,,这不知道胜过多少颗沸血丹的效果。

  但是,这终究只是血林霖意料之外的一个插曲,他早已经是二境仙尊,就算南宫逊手中有一件至尊神兵,他何尝没有魔兵镇压。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又有一道红光坠落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争执和落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下雨请打伞

台灯下的节奏

下雨请打伞

齐成琨

下雨请打伞

淡络葡提

下雨请打伞

寂寞的光棍

下雨请打伞

快穿狂魔

下雨请打伞

天蚕土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