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旱魃火虹》。

王蘇州并不知道事情的完整前因,只聽到了對方與江臣的幾句簡單的對話,但就是從這看似簡單的兩句對話中,他卻仿佛從中看到了小小與他兄弟悟色相知相交的全過程。

真誠而純粹。

因為我們是兄弟,所以我便無條件的相信你。

這讓他不由想到自己老爸在送自己獨自乘坐前往梧桐市的高鐵時曾告誡過他的一個道理。

“人心莫測,也不要總是試圖去猜測。

有的人的人心很復雜,即使你將之剖開,取下極其微薄的組織片,放到現在最精密的顯微鏡之下觀看,你也很難觀察到其萬一。

而有的人的人心卻很簡單,哪怕你閉著眼,隔著厚厚一層眼瞼,你還是可以看得到對方那純粹的真與善。

所以你完全不必為前者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樣感到難過,而是應該把更多的精力放到與后者的真誠交往上。”

對于這段話,王蘇州一直記憶深刻。

原因不是因為那是他那個樂天派的老爸第一次給他講這種人生大道理,而是他剛剛經歷人生中的第一次背叛。

當然,說是背叛,其實也有些言過其實。

現在的王蘇州覺得那更像是一次不太美好的分別罷了。

看著書店里上下紛飛的肥皂泡,當初的那段往事忽然泉涌一般的涌入王蘇州腦海。

事情其實也挺簡單的。

他高中的時候曾經偷偷喜歡過一個女孩,但從來沒有表露過。直到高考前的一個寒假,有人緣好的同學組織了一次聚會。地點就在市里的元宵燈會。

被幾個損友強行拖去的王蘇州就那么巧合地碰到了被閨蜜拖去的她。

而令王蘇州那顆躁動不安的心更加蠢蠢欲動的是她似乎是一個人的事實。基友探聽到的情況也確實說明她還是單身。于是在幾個損友連綿不絕地慫恿下,王蘇州抱著視死如歸的心態前去和那個女孩表白。

他其實已經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連被拒絕之后的托詞都想好了。

“哈哈。這樣最好。其實這不過是個惡作劇而已。”

在通過他與她之間間隔的那十米不到的距離時,他滿腦子想得都是該怎么笑著說話才能顯得不那么狼狽。

然而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當他磕磕絆絆說完那句顫顫巍巍的“我喜歡你”之后,對面的女孩沒有生氣,也沒有躲開,而是笑著說了一句“好啊”。

反應不過來的王蘇州已經說出了那句在心底反復練習了很多遍的托詞。反倒讓對面女孩露出有些失落的表情。圍在不遠處偷聽的基友們抱在一起,發出快要斷氣一樣的狂笑,更讓王蘇州羞愧地想要通過女孩身后的那個窨井蓋鉆到下水道,躲個一百年再出來。

但是對面女孩的下一個動作卻讓他緊張地一瞬間仿佛忘了自己需要呼吸。

她從純白的羽絨服中取出那雙好看到無法形容的手,將之放到了王蘇州漲得發燙的額頭上。

“怎么了?吹風著涼了?我看你臉很紅也很燙。要不要去醫院?”

少女的手溫暖得好像夏日驕陽。

少女的氣息柔和得好像春季微風。

少女的眼睛閃亮得好像秋夜繁星。

讓被冬意裹挾的少年只覺得自己好像街角奶茶店門前那只快要融化的雪人。

“做我女朋友吧。”

時至今日,王蘇州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說出這句他這輩子說過的最大膽的一句話,就如同他也仍然不知道那個少女為什么會答應一樣。

而隨后,少女一句簡單的“可以啊”,便讓青澀的王蘇州瞬間記住了那句總是記不住的“金風玉露一相逢”的下一句。

那次的燈會是王蘇州這十八年來所度過的最短暫也是漫長的燈會。

最短暫是因為不到十二點他就不得不在老爸的電話催促中回家。

最漫長是因為他躲在被窩里,小聲和她聊了一整個晚上。

摸著下巴上硬挺的胡茬,王蘇州想到當初的自己居然那么青澀,一點都沒有現在這個情場圣手的半點風范,只能暗自感嘆:“果然讓一個男人成熟的最好辦法便是經歷一次女人的背叛。”

他環顧書店一周,卻一無所獲,只能獨自黯然神傷。

情場圣手蘇幕遮的情緒已經醞釀完畢,故事也已經準備就緒,但偌大一座書店,竟然找不到一個配攜酒聽他一訴衷腸的慧眼識珠之人。

這豈不是太過暴殄天物?

無奈之下,王蘇州只能再一次獨享這個講述一個青澀少年蛻變為情場圣手的浪漫與熱血兼具的凄美故事。

當初因為距離高考只有一個學期的緣故,王蘇州害怕影響到女孩的考試成績,一直沒敢做更親密的交往,所以兩人的感情一直處于一種不溫不火的狀態。

王蘇州每天都很克制地只發送早中晚三條加油短信;上廁所的時候,他會選擇繞遠路去更遠的廁所,只為了從女孩的班級外面經過;只有每隔半個月學校放假半天的時候,他才會壯起膽子請她出來喝一杯甜到發膩的奶茶。

那時候,他們會坐在同一張并不柔軟的沙發上,肩并著肩,用同一個耳機聽最近流行的歌。

女孩說她喜歡安靜的歌,不喜歡那些吵鬧到根本聽不清歌詞的歌。王蘇州便將手機里自己珍藏的歌曲刪掉,換成了女孩喜歡聽的那些舒緩情歌。

類似的細節還有很多。比如他最喜歡的其實是百香果雙響炮而不是青桔檸檬茶。

但這些,他從來沒有跟女孩說過。

他怕女孩會因此而疏離自己,哪怕這樣的可能微乎其微。

在高考前幾天,他鼓起勇氣跟女孩說,想與女孩上同一所大學。這對他而言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因為他的成績比女孩要差上那么一點,但他覺得自己拼一下說不定也能上去。

令王蘇州感動到無以復加的是,女孩居然主動安慰王蘇州,哪怕他沒考好,她也愿意和他上同一所學校。

一切似乎都在向著美好的方向前進。

然而現實卻給了王蘇州一記狠狠的耳光。

他的高考成績發揮只能說正常,剛剛過一本線。而女孩之前的估分,要比他高上那么十幾分。

十幾分的差距看似不大,但卻足以將兩個人隔開天堂與地獄之間那么遠。

掛掉查詢電話,給老爸老媽說了一聲之后,王蘇州便在沒什么人的學校里游蕩著,仿佛一只丟掉記憶的幽靈一般。

臨近學校關門,王蘇州終于下定決心,讓女孩去上自己喜歡的重點院校。他則選擇一所同城市的學校。雖然不在同一個校園內,但是他們仍然可以時常見面。

他打電話給女孩,想約其出來,給自己當當參謀,從那些靠近她的學校中選擇一所。

電話那頭的女孩很興奮,聲音都透露著平時沒有的俏皮,因為她的分數比她估計的還要高兩分,上心儀的大學十拿九穩。

但是當女孩聽到他的分數之后,帶著笑意的聲音忽然冷了下去,最后只是很平淡地說她還是會填之前就想好的學校。

對于這個結果,王蘇州其實早就做好了準備。他也從未想過要讓女孩為了遷就他而放棄更好的求學機會。只是他沒想到的是,原本與他一起拉過勾的女孩對于這種選擇連句抱歉的話都沒說,甚至也沒有問王蘇州是怎么想的。

兩人間的最后一通電話以各自沉默而結尾。

憑心而論,王蘇州其實并不覺得女孩的選擇有什么不對,但他覺得女孩明明可以處理得更好。

她明明有更多的選擇。

哪怕說一句安慰的話,哪怕說一個抱歉,甚至可以直接說一句他們不合適,王蘇州都能夠說服不情不愿的自己心甘情愿的放手。

但她偏偏選擇了一種在王蘇州看來最殘忍的方式。

什么都不說。

當然,現在的王蘇州回想起這件事也不得不嘆服:這其實是女孩在知道自己怎么做都不圓滿的情況下,能夠做出的最聰明的選擇。

那就是她什么都不做,將選擇權完全交給王蘇州。

這樣一來,無論事情后續如何發展,她都不會有任何過錯。對錯都只會落在王蘇州一個人頭上。

王蘇州識趣的話,便會自行放手。而王蘇州不識趣,非要她強行履行當初的約定,她也可以用一句自私自利將王蘇州打入十八層地獄。

堪稱立于不敗之地。

如此精妙絕倫的招式,即使讓現在已經蛻變為情場圣手的王蘇州回想起,都忍不住拍腿叫絕,恨不得現在就殺到對方學校,和對方斬雞頭燒黃紙,結為同生共死的異性兄弟。

想到這,王蘇州忍不住抹了一下并不濕潤的眼角。

他其實還真想過,既然不能與對方同年同月同日生,那就與對方同年同月同日死。只可惜當年膽子太小,一直未敢踐行。

等到后來膽子有了,但他又找到了各方面都比那個女孩好了一萬倍的秀秀。

再做這種事便不值了,所以他只能做一回忍氣吞聲的慫人。

平復下了下激動的心情,王蘇州繼續重溫著這個好久沒重溫過的故事。

這個凄美愛情故事才過去一半,浪漫的地方展現了,但熱血的東西還沒有到來。

小野田瞪大眼睛道:“林宇大人,难道你觉醒了木遁?”

  林宇摇了摇头道:“没有啊,是我千手一族中的长辈,他一直守护在我的身边,是——护道者。”

  林宇不知道为何,忽然想起这么一个词来。

  小野田相信了,没有丝毫疑惑,道:“林宇大人!我的两个队友朝那边去了!我们快去救他们吧!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那个岩忍说那边有岩忍的大军!”

  林宇打开感知,正好看到那两个逃命的木叶忍者正被一个身高马壮的大块头解决掉。

  林宇摇了摇头道:“没用了,小野田,我的长辈告诉我,你的两个战友已经死掉了,我们还是快回去报告纲手大人为好。”

  小野田脸上闪过落寞道:“林宇大人说的是极,我们快走吧!”

  林宇点了点头,一只手放在小野田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抓着木遁分身。

  小野田疑惑道:“林宇大人,你这是?”

  小野田看到了忽然出现在林宇身边的黑衣人,心中一惊,那散发着强大的气势,让他浑身颤栗,竟然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林宇笑眯眯道:“不要眨眼睛哦。”

  小野田听了一脸懵逼,下一刻他就觉得眼前一晃,一阵天旋地转。

  接着,他就看到了一个帐篷。

  小野田瞪大眼睛:“林宇大人!这是?”

  林宇笑道:“这是二代目大人的秘术,飞雷神之术!”

  小野田只是一个平民忍者,但是从小到大也是听着二代目大人的故事长大的,顿时无比震惊的道:“飞雷神!”

  林宇笑道:“好了,不宜浪费时间,你去报告我姐姐吧,对了,你不要跟我姐姐说你是我救回来的,你就说你逃回来的就行了。”

  小野田点了点头,偷偷的看了一眼林宇旁边的黑衣人,麻溜的就从林宇帐篷里窜了出去。

  林宇瞥了一眼木遁分身,解散了他,黑袍顿时飘啊飘的掉下来。

  林宇心念一动,黑袍被收进了系统背包。

  林宇舒服的蹬掉鞋子爬上了床。

  “小宇!”

  纲手火急火燎的冲进林宇的帐篷,一把将林宇的被子扯开,扯着林宇的耳朵提溜了起来。

  “啊啊!”

  林宇从睡梦中被纲手拉了回来。

  林宇惨嚎着:“姐,你干嘛?”

  纲手道:“小宇,听小野田说你会二爷爷的飞雷神之术?”

  林宇脸上笑嘻嘻,心里MMP,小野田这个家伙,真是不能信任,以后得戒备他。

  纲手扫了一眼林宇,知道林宇什么心思,道:“你啥时候学会的?”

  另一个帐篷。

  小野田祈祷道:“林宇大人,这真不是我不想隐瞒,是纲手大人逼我的啊!”

  “你自求多福吧,林宇大人。”

  面对着纲手的询问,林宇只好坦白道:“是的。”

  纲手惊讶道:“封印之书不是被老师放进了火影大楼里面吗?你怎么学会的飞雷神?”

  林宇眼珠子转了转道:“姐,你还记得前几天晚上那个带着半藏身体的木遁强者吗。”

  纲手瞪大眼睛:“难道?”

  林宇道:“就是你想的那样,我就是从那个木遁强者那得到的飞雷神,前辈说虽然我没有木遁的体质,但是我有学习飞雷神的天赋,所以让我学了,果然,我一下子就学会了二爷爷的飞雷神。”

  林宇说起谎来脸色都不带变化的。

  硬是说完了。

  纲手也没有任何怀疑,道:“小宇,那位前辈你认识吗?”

  纲手想遍了族中的强者,都没有想到这个人是谁。

  自从大爷爷二爷爷去世,他们千手一族便在飞快没落。

  直到今天,唯一纯正血脉之人便剩下了林宇一个人,其他的族人的血脉都不纯。

  林宇道:“不认识,那位前辈说他是遗落在外的千手,得知我们千手一族没落之后,就来找我了。”

  纲手好奇道:“那位前辈说了什么?”

  林宇说道:“他说他会守护在我身边,直到我拥有重振千手一族的雄风之时,才会光明正大的出现。”

  纲手知道有一位觉醒木遁的前辈守护在弟弟的身边,不知道有多高兴,就跟中了五百万彩票似的,她一直以来就无比担心林宇,生怕林宇死在了战场上,没法跟千手一族交代。

  这下有了一位觉醒木遁的前辈保护林宇,纲手是感觉吃的饭也香了,睡觉也更美了。

  纲手问道:“那位前辈有没有说他叫什么?”

  林宇嘴角一勾,道:“他没说他的名字,但是他说他是我的护道者。”

  “护道者?”

  纲手喃喃道,眼中闪过亮光:“好!小宇,振兴千手一族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纲手仿佛肩膀上卸下了千斤重担,浑身轻松浑身是劲的走出了林宇的帐篷。

  林宇看着像变了个人似的纲手,松了口气,还好是将纲手忽悠过去了。

  林宇不禁得意一笑,说起来纲手真是好忽悠,难道纲手果然是个胸大无脑的女人?

  一天后,从草之国镇守边境分了一批过来的援军也到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3个月时间一晃而过。

  值得一提的是,雨隐村在山椒鱼半藏死亡后,群龙无首之下,雨隐村都不敢入侵进火之国,甚至还后撤了40km。

  虽然雨隐忍者没有在和木叶打,但是岩忍却又插了一脚。

  现在变成了火之国土之国的拉锯战。

  雨隐村失去了山椒鱼半藏这个影级中期的强者后,已经变成了过街老鼠,没有了一点勇气来面对土之国和火之国。

  面对岩隐和木叶忍者,都是退避三舍。

  林宇反正每天是闲的压皮,每次打完仗了,林宇就跟着下忍小孩子们上去战场捡捡尸体这样子。

  系统也没有触发什么主线任务,林宇猜测是没有什么大的剧情,所以没有触发主线任务,不过支线任务倒是刷出了许多,林宇这三个月里,陆陆续续的做了40多个。

  大多是击杀一些岩隐村忍者,这也让他的木遁分身的‘半神’之名彻底打响,所有岩忍几乎是看到木遁分身就立即撤退,这也是开了第一个先河,比后面的瞬身止水和黄色闪光波风水门还要早。

小鱼儿笑嘻嘻道:“你们现在就谈话:那里香火道人的总管叫彭

皇甫谧,字士安,幼名静,安定朝那人,汉太尉嵩之曾孙也。出后叔父,徙居新安。年二十,不好学,游荡无度,或以为痴。尝得瓜果,辄进所后叔母任氏。任氏曰:“《孝经》云:‘三牲之养,犹为不孝。’汝今年余二十,目不存教,心不入道,无以慰我。”因叹曰:“昔孟母三徙以成仁,曾父烹豕以存教。岂我居不卜邻,教有所阙,何尔鲁钝之甚也!修身笃学,自汝得之,于我何有!”因对之流涕。谧乃感激,就乡人席坦受书,勤力不怠。居贫,躬自稼穑,带经而农,遂博综典籍百家之言。沈静寡欲,始有高尚之志,以著述为务,自号玄晏先生。著《礼乐》《圣真》之论。后得风痹疾,犹手不辍卷。耽玩典籍,忘寝与食,时人谓之“书淫”。或有箴其过笃,将损耗精神。谧曰:“朝闻道,夕死可矣,况命之修短分定悬天乎!”城阳太守梁柳,谧从姑的加大了力量,

  在这个老.狐.狸.声.嘶.力.竭的.鬼.叫.声中她立即就化为了一个满.身.带着各.色.杂.毛的狐.狸.原形。

  这么大的声音肯定会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他可不想被奇惠发现,

  在对面那座三十五层高楼的三层阳台上,那里几乎是唯一可以.透.过林子毫无阻挡的看清这片林子里的地方,

  当那个人看到林中造成这一切的.青年望了过来,他这一刻都能清晰的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眼神里全是惊.恐之.色。

  当沈杰的目光只和他对视那么半秒,两人之间的空气中似乎都多了一层涟漪,

  这个一.身.西装房.产中.介的目光随之就涣.散了起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旱魃火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微信连上了三界

绿茶一抹

微信连上了三界

斯文客南宫恨

微信连上了三界

君不迷

微信连上了三界

木易宁

微信连上了三界

离人望左岸

微信连上了三界

语夜听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