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飞剑,不是这么炼的》。

幻木城外,谷梁村的营地之中。

  众人看着老猴子满身疲惫的将的将一只领域的乾坤袋交在了一名圣殿圣卫的手中,仿佛一瞬间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

  这名圣卫正是昨晚在宴会上被叶枫击昏的虎贲,虽然他出了洋相,但此梓阳对他说的那些话,他可是记在了心里。

至于梓阳能否成功,这就得看他的造化了。

当然,轩一心里也是很渴望走出凉城,去外面的世界闯荡,但单崖年事已高,他又不忍弃他而去。

如此麻烦的事情,自然是要抛给单崖了。

他将门掀起了一线,探头瞧出去人。但他若要杀人,就从不失手

張金風嘆了口氣,外面腳步輕響,婧如板著臉進來,張金風只好轉身離去。

一連幾天,張金風就呆在外面客棧,不敢去王家,卻在客棧窗戶又看到王亞男走過去,心中又渴望起來,不由又回到王家,王夫人一臉慍怒,卻也沒說什么。

袁月見到張金風,皺著眉點點頭,王青芳板著臉,道:

“去廚房自己熱飯!”

張金風心想,再呆下去太尷尬了,這兩天就找王亞男說露骨些,問她愿不愿意和自己相好。

張金風正在廚房生火,王媽子進來,身上背著許多的肉和菜,張金風好奇地道:

“今天又有客人來?”

王媽子笑道:

“可不,今天的還是個大客人!貴人!瞧那模樣兒,那身衣裳,唉,我們這般下人家,不知哪年哪月生下個這樣的俊公子來。”

張金風奇道:

“是哪家的‘公子’嗎?”

“江州城蘇家的大公子蘇然,人俊武功又好,家世又大。”

張金風突然心中一咯噔,心想這樣的人會來找誰?感覺有些不妙。

也沒胃口了,就忙出來到院中。

一個二十六七的男子悠閑地站著,一身白衣,面如冠玉,目若朗星,身材勻稱而修長,王青芳王亞男婧意婧如或坐或站和幾內鎮上其他人家的女子都圍在左右,正在后院石桌旁說話,那男子儀態優雅,不但長得俊秀非常,舉止更是斯文得體。

和他相比,張金風覺得自己就是只丑小鴨,又土又丑,不由自慚形穢起來,剛想離開。

王青芳道:

“我給你們介紹一下,蘇公子,這位是張公子,張金風,這位是江州府蘇然蘇公子。”

張金風硬著頭皮向蘇然作揖,自己不習慣作揖,慌亂之下,右手在前弄成左手在前,身子似乎有些發抖,頓時覺得自己丑態百出,笨拙可笑。

蘇然微笑著也作了下揖,神態瀟灑優雅。

一個女子讓坐給張金風,張金風心不在焉,就坐了下去,王夫人也在一旁邊,不由皺眉看了一下他,張金風突然醒悟,人家女子讓坐給自己是客氣,自己怎么當這么多人面就真的坐了下去?

坐了一下,就裝作若事其事的站了起來,走到一邊,干脆離開。

一個人到了王家外面,這才松了口氣,下午吃過飯,王亞男王青芳姐妹幾人還有袁月都一齊到后花園練劍玩耍,婧如婧意像什么也沒發生一樣,拉張金風一起過去,張金風不好不合群,只得和眾少男少女一起站一邊觀看。

又有女子提意讓張金風和蘇然比試一下,道:

“聽說張公子武功高強,尤精劍術,蘇公子也是江州有名的劍客,不如讓我們看看這兩大高手過招,也開開眼啦?”

眾女都附和,連王青芳和袁月都鼓掌笑著贊同。

張金風皺了下眉,不想和那蘇然比劍,又不好掃眾人的興。

卻有一個看起來很溫厚的女子道:

“張公子右手臂都還吊著,這樣比不太公平吧?”

王青芳道:

“不怕,他一只胳膊也能使劍,讓他們比劃一下。”

張金風接過來婧如遞過來的木劍,一個叫練彩蛾的少女抽出腰上的長劍,扔了過來,道:

“木劍有啥好看的?用真的寶劍。”

張金風只得接過她的劍,來到場中。

蘇然撥出自己的長劍,立在場中,白衣飄蕩,如玉樹臨風,眾女子都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看。

只有婧意臉板著臉氣呼呼地看著張金風,張金風一看她,她卻又忙別過頭去看蘇然,袁月也面帶微笑不時看了看張金風,但目光中并無什么特別的意思,卻有一些親切溫和的神情,似乎含有鼓勵之意,張金風身子莫名的升起一股力量。

又看了看王亞男,那雙眼睛完全在蘇然身上,任憑別人吵鬧,她只看著蘇然。

心中一片黯然,心想,我終究沒那個命。

看著面前幾丈外的蘇然,沒有心情和他比試,心想這人只怕連我的兩劍都接不下,有什么好比的。

蘇然抱拳道:

“張兄,請了,我要出劍了。”

挺劍一劍刺來,張金風心想,這些女孩想要看比劍,就應和幾下吧。

揮劍格開蘇然的劍,還了一劍,兩人在場中你來我往,打了好一會,張金風心想,好了,都打這么久了,不必再打給她們看了。

收劍道:

“蘇朋友劍術了得,在下佩服,歇一會吧?”

蘇然微笑著收劍,還沒下場,一個少女跳到場中,吟吟笑道:

“蘇公子,我們比試一下,請手下留情。”

蘇然笑了下,只得又撥出劍來。

張金風呆呆坐在一邊,覺得沒意思,正想離開,卻見王亞男饒有興趣地看了一眼張金風,道:

“張公子劍法不錯哦。”

張金風一陣意外,道:

“哪里,一般般。”

“不必謙虛。”王亞男微笑道,張金風頓時心又砰砰跳了起來,不由道:

“改日我教你呀?”

“那倒不必。”王亞男把臉又別過去看著場中。

張金風心中很失落,起身離開。

晚上正一人坐院子中看《詩經》,一人過來,微笑道:

“張兄不出去轉轉,一人看書?”

卻是蘇然,張金風有些意外,見他溫文爾雅,不由心生好感,忙道:

“請坐。”

蘇然道:

“什么書?可讓我一觀否?”

張金風把書遞給他,蘇然看了看,道:

“我在家也時常看這個,還有《清詞》《羅頌》,不過羅頌有些讓人看著不快,寫得是好,但紅色的光芒化為火球騰起。

這時,哥布林法師眼轱轆一轉,偷偷瞄了林小馨一眼。

林小馨淡然一笑,她的木杖上,直接浮現一顆魔法彈,完全省去了詠唱這個流程。

哥布林法師心中悚然一驚,就連火球術差點都是一晃。

小樣,你果然有二心!李元冷笑一聲。

這種情況早就在他的算計中了,如果林小馨沒有魔法操控這個技能的話,哥布林法師還真的可以先對她發動攻擊,然后趁機逃脫,在懸崖壁上迎擊他們。

只要小心一點的話,它的逃脫大計還有不低的成功率。

但可惜,它沒能算到的是林小馨還能瞬發魔法。

就算被哥布林法師先手,只要她反應過來,利用瞬發魔法,直接就可以在懸崖壁上解決掉它。

即或不行,也可以打斷它使用火球術,讓李元順利的借助繩索,順利守住那處洞口。

李元的身體逐漸緊繃,順勢待發。

“嘿嘿!”哥布林法師的口中發出一聲干笑。

林茵茵握緊木杖的手也是逐漸抓緊,只要哥布林法師敢有什么異動,她亦是會立即出手。

不過這次哥布林法師興許也是察覺到它已經無路可退,笑了聲后,將木杖往前方一指,讓火球懸浮在魔法書上。

魔法書上,頓時散發出溢彩的流光,緊接著火紅色的光芒涌起,如同溫柔的手一般,輕輕撫摸著這燃燒著的火焰球,將火焰球包裹。

而當火紅色的光芒全部包裹住火焰球之際,哥布林法師忽然感覺自己和火焰球切斷了聯系。

“嚇!”它立即驚叫一聲,轉身便往后逃,一眨眼便爬下了懸崖。

李元心頭猛地一驚,迅速對著哥布林法師沖去。

啪!藍色的魔法彈飛掠出,打在哥布林法師的腳前,頓時令得哥布林法師正欲前邁的腳一縮,收了回來,訕訕地看著林小馨。

“嚇嚇!”哥布林法師怪叫著,意思是說:“任務我已經完成了,我這是給你們去拿那三分哥布林的舌頭。”

此時李元已經跑至林茵茵邊上,看向林茵茵。

“沒它什么事了!”林茵茵抽空跟李元說了聲,然后口中又是念念有詞。

火紅色的流光帶著火焰球的力量,逐漸注入到魔法書中。

李元看了林小馨一眼,對她點了點頭。

于是,林小馨收起了木杖。哥布林法師見此,才咕噥了聲,迅速向著那處洞口攀去。

僅僅一小會,它就到了洞口邊上,鉆了進去。

它迅速爬到藏哥布林的舌頭的地方,兩下扒開覆蓋在上面的石子,將三份哥布林的舌頭捧在手心,卻是不往外,而是一直往洞里面爬去。

直到離洞口足有四五米,估摸著那用劍的,把手臂打直,用劍都沒辦法刺到它的距離時,它才停下動作,翻了個身,將頭掉轉過來,趴在地上,用木杖指著洞口,身體顫抖,小心戒備著。

魔法書的力量一直持續了約莫有一分來鐘,火紅色的光芒卷著火焰球的力量,將最后一縷火焰帶入魔法書中。

魔法書上,又是一陣光芒閃爍。第一頁,暗黃色的紙張上,浮現一顆火焰球的模樣,下面用文字記載一行李元看不懂的文字。

不過他可以確定,這種文字和他手中的古神語,還是有一定的差別。

“這是什么?”李元有些疑惑的問林茵茵道。

“嗯,最上面這一段是詠唱的咒文,下面是火球術的性質,有名字,屬性,特別,操控等級之類的。”林茵茵解釋道。

“這些你都能看得懂?”李元一愣。

“嗯!這是智慧天賦附帶的能力啦!”林茵茵有些羞赧地解釋道:“不過我也只是看懂這么一些啦,畢竟火球術的咒文和魔法彈十分相似,只有后面的兩個單詞有改動。”

“嗯!”李元點點頭。

“如果要學習這種咒文的話,去沃林學院就可以學。當然了,起步肯定會比擁有智慧天賦的人低了!”李元的心中,想起梅林的聲音。

此時天色已經徹底暗了下來。

李元見哥布林法師躲在那處洞中都不出來,心中也已經知曉,那三份哥布林的舌頭怕是拿不回來了。

不過對此,他其實心里早有準備。只要能記錄下火球術,別說付出十五單位的能量來源了,就算在加一倍都是值得的。

該死的小鬼,果然沒什么信譽……雖說如此,但李元心中還是免不了腹誹。

稍加休整后,林茵茵試了一下新的招式。

經過兩秒時間的詠唱,她先是發出一顆藍色的魔法彈。與此同時,魔法書亦是感應到她的詠唱,上面閃爍起紅色的光芒。

將魔法彈發射出去后,她立即將火球術咒文后面的兩個單詞補齊。

赤紅色的光芒轟的一聲,騰起明晃晃的火球,在初冬透著寒涼的黑夜中,散發出溫熱的光芒。

“成功了!”林茵茵興奮地驚叫起來。

“嗯!”李元和林小馨亦是相視而笑。

而這時,林小馨突然心有所動,有些好奇地問道:“這本魔法書可以記載地穴蝠的超聲波嗎?”

“如果可以的話,這個技能可以用來制造一定的眩暈,有時候應該能起的奇效!”

“唔?”聞言,李元亦是在心中詢問梅林,在得到肯定的答復后,李元提議道:“那要不去試試?”

“好!”林茵茵笑著答應下來,在溫暖火光的映襯下,霞飛雙頰,露出深深的酒窩。

說走就走,他們三人說定后,迎著夜色,往地窟那邊摸索去。

按照他們記憶中的方向,此地與地窟也已經不遠。

小心地避開哥布林的部落,約莫一個來小時后,他們便到了地窟的入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飞剑,不是这么炼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御使天地

消失方糖

御使天地

黑糖话梅

御使天地

前兆领袖

御使天地

南枝雪

御使天地

贫道小沙弥

御使天地

轻烟飘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