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演武(十七)》。

星系之门上,八件灵器放出极光,绚烂夺目,多姿多彩

  而现在,控制桃云青身体的巫家老祖拿了一只鼎,也是一只道器鼎,他们决定用它来当做镇压器物

  封印之时,巫姽婳立足于星空大阵之上,她一进入,就仿佛受尽折磨一般,脸色虽然坚毅,但亦一副受尽煎熬的模样

  她来到星系之门上,要将那鼎置于其中,这需要强大的神魂之力与身体承受能力,即使巫家老祖,亦是疲惫不堪

  桃云青身上的老祖则处于辅助状态,他全身的气息包裹住了巨大的星系之门

  紊乱的星光乱窜,洗礼着他的身体,好不好受他不知道,毕竟此时的感觉系统是巫家老祖在用,他脸色不好看,看起来也不太好受

  当巫姽婳立走到星系之门中央区域时,整个星系之门轰的一下,声音在识海中爆炸

  接着,一个巨大的鸟影从里面缓缓升起

  看模样,竟与传说中的迦楼罗鸟

  其身肚脐以上如天王形,只有嘴如鹰喙,绿色,面呈忿怒形,露牙齿。肚脐以下是鹰的形象。头戴尖顶宝冠,双发披肩,身披璎珞天衣,手戴环钏,通身金色。身后两翅红色,向外展开,其尾下垂,散开

  它并没有生气,只有一个模型映像

  它出现之后,九道龙形圆柱从它身体里面升起,张开,露出小孔,那些小孔,就似人的眼睛,红色,看起来是毁灭之瞳的样子,只不过少了暴戾之气

  中间,一个圆形漩涡出现,里面黑云攒动,这就是幽冥通道了,圆形漩涡外面的八卦界壁,是金色的龙纹形界壁,有破损,看起来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巫姽婳的手拿住小鼎,拖着它,放往黑云漩涡之中

  但这个时候,突然一股庞大的意识流苏醒

  一声悲天悯人的长叹,出现在每一个神魂的识海之中

  黑云中,一个人影从中弯腰起身

  那人影并不高大,模样,是一个中年人的模样

  平平无奇

  但就是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人影,让巫家五位传奇老祖心中一震

  转轮王!

  转轮王遮迦越罗,身具三十二相,即位时,由天感得轮宝,转其轮宝,而降伏四方,故曰转轮王!

  这当然不是他的本身

  他本身还在冥域之中,这,只是他的分身,相传,当年转轮王带地狱大军来到人皇星时,曾化为青年书生模样人物,化姓为王,名为礼!结识人皇之女,窃取虎符,打开幽冥通道!

  但就是这样一个分身,也让五位巫家传奇老祖汗流浃背

  那人影一出来,看了一眼桃云青和巫姽婳的身体,接着,眼中精光一闪,就一眼看穿五个老祖之魂

  当看到巫姽婳的脸时,他微微一怔:“葵?”但旋即摇了摇头,嘴巴蠕动了两下,嘴角有一丝自嘲

  接着,他便双目绽放神华,睥睨天下,只见他双手往外一推,星系之门猛然膨胀三分,巫家五位老祖,神魂皆发出沉闷之音

  巫姽婳嘴角亦有血迹

  这时,转轮王分身才打量了四周,嘴角有一抹笑意:“千百万年过去了,这个世界还是如此让人怀念!”

  他带着一丝贪婪的微笑,对巫家五位老祖说道:“刚醒过来,老天就送给我了这么美妙的食物!”

  他

也是因为吕泽现在动用全力的缘故,所以说,才会让李婉君的身体产生出来这种恢复的感觉。

不然的话,吕泽哪怕修为境界实力再高,现在也没有到达那种一拳把星球轰爆了的程度,所以只能够起到这样的作用。

饶是如此,也足够的震撼人了。

毕竟吕泽现在还没有开始动手,吕泽本身虽然并不太过于精通一些有关于医术方面的知识,但是吕泽本身还是能够知道,在有的时候,一些人身体上出了问题之后,到底应该如何的处理。

所以,对于现在的这一切......

”公孙屠大笑,脸上每一条刀疤思,三思!厉蜂默然半晌,长叹

然后去銀行,存了1300塊錢。手里還抓著300塊錢.150交學費,省下的錢張航打算買身衣服。

畢竟在學校,老是穿著打補丁的衣服總感覺低人一頭。

最后花了80塊錢買了一身衣服,穿在身上,一照鏡子,嘿嘿,果然人靠衣裝馬靠鞍,錢花在哪里哪里好。

然后準備去找王洛,現在在西安,除了王剛,只認識王洛和王洛的爺爺了。

一會到了老王住處了,晴天霹靂。。。老王家門口停著一輛摩托車,對,就是張航見過的那輛!

張航當時腦子一片空白,都不知道咋回的宿舍。

回了宿舍一頭倒在了床上,睜開眼又來到一片云上,而且還是在上次自己睜開眼的那個地方。

我去,第一次聽說做夢還有續集的哈。

繼續往前飛,萬里金光,血染殘陽。張航也沒心情看。一想到摩托車,猛然驚醒。

一個人坐在鋪上發呆。

這幾天大四的兩個舍友已經畢業,王剛紙醉金迷,好幾天沒看到人了。

挺大一個宿舍就剩下自己一個人了。一想到王洛爺爺門口的摩托車,心口疼的厲害。

不禁一聲嘆息,也許我就不該來西安吧,我終歸是一個過客。

自己在西安唯一留戀的也就是這個“表姐”了,沒想到。。。。

一個人躺在宿舍里,渾渾噩噩的,只要閉眼就是架云仙游,睜眼就是宿舍躺著。

兩天后,閉眼又開始仙游了,這次張航真的怒了,大喊“這要游到什么時候,就不能變個花樣嗎?”

眼前一邊,來到一座山上,到處都是狐貍在跑,來到了山頂,幾只狐貍像人一樣閉眼盤坐在哪里。

忽然一只狐貍睜開了眼“你來了”

張航猛地睜開眼。我去。雖然剛才是在做夢,但是太嚇人了。

居然是狐貍在跟自己說話。

快算了。不睡了。還是去找王洛吧,也許哪天是湊巧呢。

起身就向老王家走去,果然這次沒有摩托車。

嘿嘿,我就說嘛,王洛咋能看上他呢。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誰能看上他呀,哼!

一邊走一邊想,越想越對。正好遇到王洛和摩托男出來了。。。

“嗨,張航。好久不見了,你怎么啦,咋臉色這么難看呢,是不是生病了,慶豐,你快去取摩托來送張航去醫院!”

“沒事,沒事,可能是太陽曬的,喝點水就好了”張航嘴上這樣說

“我咋臉色難看,還不是因為你,我才去長新山幾天,你就和別的男同學一起出雙入對,當我死了么,你說說這個周慶豐有什么好的,不就是長的比我高點,帥點,有一輛破摩托嘛,整個一個小白臉,呸,哪里有我帥了!”

當然這些是張航心里的話,他可沒勇氣說出來。

“年輕人,承認別人比你優秀很難么?”

誰???我靠。我就是心里想想啊,我沒說出來吧?張航猛地抬頭四處觀望。

也沒看到誰也自己說話。

摩托男上來就扶住張航“哎呀,表弟,沒事把。走。我

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就好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一般。当吕泽睁开眼看到周围陌生的景象,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呼……我还活着!这是什么地方,是谁救了我?” 

  吕泽努力的回忆着那天的情形,但是他的记忆就只定格在失去意识之前,根本不知道是谁救下了自己。

  “你醒了。”

  这时霍灵缓缓的推门进来。吕泽一见到她,心中所有的疑问也就都解开了。

  “你现在是不是非常恨我?”

  “我为什么要恨你?”

  ......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演武(十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琴剑绝鸣

我去上学了

琴剑绝鸣

青阳落雨

琴剑绝鸣

安向暖

琴剑绝鸣

彼方极夜

琴剑绝鸣

昆甫

琴剑绝鸣

赵家浮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