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会捡便宜也是一种能力》。

本想趁这个时候悄悄退走,没想到路乞儿却好像早就发现了他们,一个闪身便瞬间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会长。”

“会长大人!”

众人不约而同的朝他行礼,都显得极为恭敬。

“你们在这里干嘛呢?”路乞儿的目光掠过每一个人,然后故意问道。

“呃——”

众人闻言都有些尴尬,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说我们信不过你,所以特意来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天级炼丹师?

最后还是林雄硬着头皮抱拳回道:“会长,兄弟们都想见识一下你炼丹的风采,所以才聚在此处。”

“哦?”路乞儿满脸笑意,挪逾道:“那你们觉得我炼丹的时候风采如何?”

“不愧是会长,真乃丹神降世。”林雄厚着脸皮笑道。

路乞儿瞥了他一眼,忍不住笑骂道:“好你个林雄,现在都学会拍马屁了!”

林雄讪讪一笑,一时不敢作声。

“我在炼丹一途呢,的确小有成就,目前十品以下的丹药我都能轻松炼制出来。”路乞儿笑道。

“十品?”

此话一出,众人便忍不住沸腾了。

“会长年纪轻轻就对炼丹一途有如此深的造诣,恐怕在西域丹城也找不出几个能出他其右吧?”

“是啊,而且武道修为也这么恐怖,简直就是妖孽啊!”

路乞儿听到这些的谈论不禁愣了一下,他对大陆上的炼丹一途其实并不了解,一直以来他都是随心所欲的炼制,没有刻意去钻研过炼丹之道。

如他们所言,自己这种年纪能炼制十品丹药的炼丹师好像很罕见啊。

想到这里,路乞儿有点沾沾自喜,太天才,没办法。

“你们以后找到什么药石灵草尽管往那里送,李显做好登记,论功行赏。”路乞儿淡淡说道。

“是,会长。”路乞儿的吩咐,李显莫敢不从。

路乞儿看着这群仙匪,胸中突然生出一股子豪气,既然世人不容我,那就从这里开始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王国吧。

“这是我刚才炼制的离陨丹,充公吧,逐龙会家底薄弱,我这个当会长的很着急啊。”路乞儿随手拿出一个丹瓶,递给李显。

李显郑重的接过丹瓶,其余人的目光也就这么直直的盯着那东西,不敢移眼。

“我去办点事,你们该干嘛干嘛。”路乞儿递了丹瓶,说着就要离开。

“会长!”扛着巨大镰刀的短发女子四娘却突然叫住了他。

路乞儿闻言顿住身形,转过头疑惑的望向她问道:“什么事?”

四娘犹豫了一下,才抱拳沉声道:“小燕子之前被会长打伤,现在还躺在床上,希望会长不计前嫌,为他疗伤。”

听四娘这么一说,路乞儿才突然想起之前被他用十里破打伤的那个娘娘腔。

他盯着四娘,随即笑道:“去找玛沙,就说是我的命令,让他给小燕子疗伤。如果治不好,我让他洗一个月的茅厕!”

“是,会长!”四娘领命,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众人听了路乞儿的话,脸上也都露出了感激之色。

路乞儿欣慰的笑了笑,没想到这群人的感情还挺好。

若是他知道其实四娘和小燕子是这群人中最不对付的两个人,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还有事吗?没事我走了。”路乞儿望着众人开口问道。

见他们都不说话,路乞儿才悠哉离去。

逐龙会的一众人等恭敬的站在原地,目送那个背着双手的少年消失在视线之内。

“恩公,你来了?”凌一峰翘首以盼,终是看见路乞儿的身影出现在房间门口,当下忙不更迭的起身相迎。

路乞儿也不废话,直接拿出一个丹瓶,递给凌一峰,笑道:“幸不辱命。”

凌一峰颤抖着打开丹瓶,一股浓郁的药香顿时弥漫整个房间。

“恩公在上,请受我一拜!”

凌一峰当即就要跪谢大恩,被他一把拦了下来。

“我一共炼制了三枚,想着你只需要一枚,便私自留了两枚作为报酬,所以你不必谢我。”路乞儿笑道。

凌一峰急忙摇头道:“两枚离陨丹怎能报答恩公的恩情,我凌一峰在此立誓,若是日后你需要,哪怕是要一峰的脑袋,也定当双手奉上!”

江媚儿也附和道:“还有我江媚儿的!”

路乞儿顿时愣住,这两个人,是不是太入戏了。

最后,他才笑道:“我们坐下来说吧,正好我有事想要拜托两位。”

“好,恩公,快请!”凌一峰急忙让开身子,将路乞儿迎了进去。

几人落座之后,未等路乞儿开口,凌一峰就率先问道:“不知恩公有何吩咐?”

“吩咐不敢当,就是想让二位帮个忙。”路乞儿笑道。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你们回去之后,帮我留意一下江湖上的散修,实力没有要求,但是一定得是品行端正,胸怀正气的人。”

凌一峰闻言看了一眼江媚儿,两人都有些疑惑。

“不知恩公找这样的武者做什么用,若是可以,一峰愿效犬马之劳。”凌一峰开口说道。

路乞儿摆了摆手,笑着解释道:“我打算带着这群仙匪开宗但还是迟了。

只见那名冲出去的幸存者看到山脚的人影,高兴极了,把帽子丢在空中,呼喊着。

“真是豹千军的兄弟,是自己人。”

看到那名兴高采烈的幸存者,明思远和张敏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这才发现还真是自己兄弟。

“你们怎么这么快就赶到了?”

明思远并不放心,没有第一时间下山,隔空问道。

“前两天你们出发后,有人鬼鬼祟祟的跟踪你们,被蔺副千户发现了,然后派人反盯梢,发现第二天那名盯梢的返回了悍马营。”山脚的骑兵吼道。

明思远遥遥能看见还有些距离的那支骑兵似乎加快了速度,隐隐约约不像撒克逊族装扮,便冲张敏示意是自己人。

“后来蔺千户发现悍马营深夜中偷偷的派出一百多人在千夫长登倍的带领下朝你们去的方向摸去。”

“然后怕你们不利,我们集结后就赶来了。”

……

找到组织的幸存者连滚带爬下了山,抱着传令兵放声大哭起来。

“你们来的太迟了,一切都太迟了,他们都死了……”

“怎么,你们就剩这几个了?那悍马营还真……”传令兵数了数出现的人数,大惊失色。

不一会儿,蔺峰率队赶来。

众人又一顿痛哭,“你们怎么不早点来啊,那么多兄弟都折在了山里,呜呜……”

“那个王八蛋还真敢下手,这事没完!”一个多月的融入,蔺峰已经与豹千军割舍不断了。

“他们人呢,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他们!”蔺峰愤怒不已,拳头攥的咯吱响。

“你带来了多少人马?”明思远吃了一个定心丸,阴沉这一张脸问道。

“百人。”

“哦,那就够了!”明思远扫了一眼蔺峰身后的士卒,发现他们都带着弓弩,眼神微微一眯,森然说道。

“你有什么计划?”蔺峰从明思远的眼神里感受到了一股磅礴杀气。

“你怎么带出来的?”明思远并没有直接回答。

“我发现情况不对劲后,找到右贤王,结果右贤王说我多心了,悍马营不敢拿豹千军咋样,让我们放心。”

蔺峰显然受了气,愤愤不平的说。

“最后五百夫长帮着搭腔,说是让我也带半队人马去接应,小心无大错。”

“但是右贤王说,只要悍马营不动手,我们就不许还手,尽量避免冲突。”蔺峰为此还耿耿于怀。

“不用管他们怎么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明思远扫了一眼援军,一字一顿的说,“今天我们要拿悍马营祭旗,告诉撒克逊族,我们炎月军团不好惹!”

“老大,你真的要……”

闻声的张敏抬头想劝阻,却看到明思远坚定而又决绝的眼神,所有劝阻的话都咽了回去。

“我知道,你们怕!我知道,后果难料!但是,我想问问你们,你们甘心一辈子就这样被人侮辱还得陪着笑脸,被人屠宰还不得妄谈复仇么?”

明思远扫视了一眼在场的所有豹千军的人。

“也许你们会说,不是我惹得事,我不掺和我就没事!可是你们别忘了,他们是谁?”

“他们是不讲道理的豺狼,没有良心的毒蛇,不管你们为他们做出多大贡献,你们都是他们眼里可以肆意宰杀的绵羊!”明思远的话,如同鼓槌一般敲打着人心。

“被留在山里的兄弟,他们惹了谁?他们招了谁?今天中午的时候他们每个人都还活蹦乱跳的,守着上千斤的肥鱼,却舍不得吃,就着雪块,啃着干粮,说是回去了要给你们显摆,要让你们对他们感恩戴德!”

尽管明思远可以的保持那一份冷静,但此时说着说着,明思远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圈红了。

“可谁想,一转眼就阴阳两隔,他们和你们一样,也是无辜之人,只想着为兄弟们多钓一条鱼。他们何罪之有?”

明思远话音一转,愤怒的说,“不,他们没有错,错的是有些人铁了心的要和我们豹千军,和我们炎月军团,过不去!”

“为什么,就是因为左贤王和右贤王不和,所以要杀鸡儆猴!我们就是那只鸡,那只微不足道鸡,因为我们一盘散沙,所以人家不怕,所以人家才会有恃无恐,毫无顾忌。”

明思远突然闸住了声音,冷眼看着在场所有的人,突然有了一种前世丑国所谓敏珠的感觉,其实质就俩字——忽悠!

但是明思远虽然有忽悠,但更多的是恨铁不成钢,想重新让他们站起来。

“我们难道就这么任人宰割,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么?”明思远大声呐喊道。

随着明思远大手一挥,明思远终于说出了自己想要说的核心。

“不,只要我们团结一致,干掉悍马营,让悍马营当我们豹千军的鸡,告诉撒克逊族,我们,炎月人,不好惹!”

剩下的半柄剑也再已把持不住,变成了肉酱。他并没有变成肉酱

“把盤子也給下去!”

林肖瞥了一眼旁邊的瓷盤,淡淡的說道。

把盤子吃掉?

后面唐芊芊和于雯等人徹底無語。

甚至就連南方樺,也是哭笑不得。

也只有林肖這個家伙,才能想出這樣折騰人的辦法。

“姓林的,你不要欺人太甚!”

雖然她沒有廢話,但江景能夠清晰感應到,其心頭的磅礴殺意與冰冷。

這股極致寒意,冰冷徹骨,直入靈魂,江景都不禁打個寒顫。

“怎么?連自己的血脈源頭都不敢承認?”

“就如此廢物?”

掃他們幾眼,江景負手而立,淡淡開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会捡便宜也是一种能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孤独彼岸

时鸽

孤独彼岸

金装大魔王

孤独彼岸

清明锄禾

孤独彼岸

华夜

孤独彼岸

醒灯

孤独彼岸

阿夏和十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