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请李大人帮帮我们》。

“哎,唐文哲人呢,出去也不打個招呼。”丁教授坐下,腦子里還在迅速回憶剛才發生的情況。

李婷聽到丁教授的話下意識地朝旁邊剛才唐文哲坐的地方看了下叫道:“啊!”一塊拿在手里的披薩餅掉落在了桌面上。

汪明霞確異常地冷靜,將飲料放回了桌上問道:“丁教授你剛才去開門是送唐文哲出的會議室的門吧,你看見唐文哲走出去了嗎?”

“沒有啊,我聽到有敲門聲才打開的門,沒有看到唐文哲同學出去嘛。”丁教授說道。

突然,窗戶外一陣大風刮起,把老舊地木質窗戶吹打得‘吱吱’作響,突然‘碰’的一聲木制窗戶頂不住大風的壓力被突然打開,一陣狂風吹進屋子,頭頂上的吊燈使勁地搖晃了起來,大有搖搖欲墜的態勢,李婷被突然發生的事情給驚呆了尖叫了一聲‘啊!’

丁教授在驚嚇中老花鏡滑到了鼻梁上,丁教授用手推了下架在鼻梁上的老花鏡,說道“發生了什么事,最近好像沒有臺風預報,怎么今晚有這么大的怪風。”

汪明霞很冷靜站起來到窗前,迅速朝窗外探頭看了看,回身迅速把窗戶關上,并把窗戶上的一個鐵質的插銷插上。

屋子里恢復了平靜,吊燈慢慢也恢復了原狀,投影的屏幕也給風吹歪了,汪明霞走過去把屏幕扶正,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這是唐文哲的圍巾。”李婷指著一條被吹到木地板上的圍巾說道。

汪明霞再次站起,從地上拾起唐文哲的圍巾,折疊成一個正方形,放在剛才唐文哲座位的地方。

“正方形圍巾,我剛剛看到唐文哲坐下時把他的圍巾折疊成正方形的樣子放進西裝口袋里的,怎么圍巾還在現在唐文哲人呢?”

此時,丁教授突然發現自己的電腦上鍵盤在跳動,有節奏的打擊聲像一首音樂,相當的有節奏和韻律。丁教授奇怪地看著自己的電腦鍵盤說道:“咦,好奇怪,這個電腦鍵盤怎么會自己跳動。”

會議室里大屏幕卻在迅速地發生圖像的切換,從宇宙背景圖逐步放大到銀河系的位置,又放大到太陽系,在幾個恒星周圍游蕩過,漸漸向冥王星拉近... ...

“怎么回事,電腦怎么出故障了,怎么會自動搜索了,我沒有操作過任何指令,電腦怎么自己在尋找什么東西,要帶我們去冥王星干嘛,有什么暗示嗎?”丁教授抬頭看著大屏幕上冥王星的圖案還在繼續被放大,腦子里一片空白說道。

李婷這時緩過了神來問道:“丁教授這不是你下載的星際自動搜索工具嗎?我知道谷歌有這個功能,你可以指定一個銀河系中的星系,它可以搜索出有關這個星系的所有圖像資料。”

“我沒有操作過這個功能呀,怎么我的電腦會自動執行搜索呢?太不可思議了。”丁教授說道。

此時,會議室的房門又被敲了幾下,丁教授打了個寒戰,李婷的心又被收緊了起來,房間里頓時緊張了起來,當大家把目光再次投射到那扇房門的時候。

突然一個聲音從屋內傳出:“丁教授,有人敲門,我去開門吧。”唐文哲還是坐在原來的地方說道。

“啊!”李婷嚇得差點從椅子上滑落下來,丁教授因為是回頭朝房門看去,突然從屋內傳出唐文哲的聲音,丁教授直接從椅子上滑落到了地板上。

唐文哲趕緊繞著桌子走到丁教授的身邊,攙扶起丁教授說道:“教授,你沒事吧,外面有人敲門,我去開門吧。”

唐文哲把丁教授攙扶到原來的座位上,汪明霞趕快去打開了房門,一位年長的老婦人頭發花白,一副老花鏡系著一根黑繩子掛在脖子里,面容慈祥,微笑著看著汪明霞輕聲說道:“姑娘你好,我的敲門聲驚著大家了吧,我只聽到有人大叫,還有人跌倒在地板上的聲音,特地過來看看,對不起打擾你們了,你們沒事吧。”

“噢,謝謝你老師,我們沒事。”汪明霞說道。

“那就好,我聽見有窗戶敲擊的聲音,我想大概是窗戶的插銷沒有插好,可能是前面使用會議室的人離開時沒有把窗戶關好,窗戶被大風吹開了。”

“是的,剛才窗戶是被大風吹開了,我們已經關好了,謝謝老師關心。”汪明霞說道。

“那就好,沒有事就好,你們繼續開會吧。姑娘你真好,我們也算相互認識了,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做的話盡量到這里來找我吧。”老婦人說完還一直注視著來開門的汪明霞。

汪明霞沒有聽懂老婦人的說話,但不管怎么樣人家來關心一下也是很正常的,汪明霞目送老婦人離開后關上房門。

丁文俊老師看起來有點疲憊,語氣里帶著明顯地不快問道:“唐文哲同學,我們剛才還在討論,問你一年前在郵件中對我說了你發現了進入‘平行世界’的密碼的問題,你怎么不打個招呼就離開了會議室呢。”

“是呀,你走了以后出現一系列的怪事,把我們嚇得不輕,你看還害得丁教授從椅子上摔了下去。”李婷氣憤地說道。

“這位同學,我從椅子上滑下來確實不能算在唐文哲的身上,我只是聽到又有人敲門緊張了,扭頭朝門口看的時候沒有注意自己已經坐在椅子邊上,因此滑了下來,這是我自己的問題。”丁教授看著李婷自我辯護道,其實也為自己受到恐嚇反應過渡尋找一個借口。

“如果沒有唐文哲的突然離開也不會造成丁教授的緊張,那也不會因此而滑下去了,究其原因還是唐文哲擅自離開會議室引起的,丁教授你不要為他辯護。”李婷不依不饒說道。

“其實我并沒有離開會議室,我一直坐在這里,只是你們沒有看見罷了。”唐文哲說完剛想拿起放在桌上折成方形的圍巾,一只手剛觸碰到圍巾。

李婷伸出的一只手緊緊壓在了唐文哲的手背上說道:“等等,你能解釋一

原先他们一直以为在这天池帝国当中最强大的便是那天池雪山的领袖天机老人,但是经过那一件事情之后,他们才明白了天璇峰当中的雪老鬼也是一直以来不断的隐藏自己的修为。

他的实力也已经达到了非常恐怖的地步,根本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事情,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所有的人也都明白了,天璇峰也有实力能够站在很高的位置,而此时此刻遮天。前锋的雪老鬼已经将天玄石交给了秦辉。

如此一来的话,秦辉也很有可能是下一麦天旋风的传人不过所有......

陆小凤跳起来,套上件外衣,连石子打在棺材上时,声音却变了

李樂轉頭看了一眼楊琪欣,發現她表情有點差,但似乎沒怎么擔心。

通過這幾天的了解,楊琪欣知道李樂不可能答應這條件。別的不說,他旁邊的孫靈就不會同意。

但被一個人用說貨物的口吻一樣說自己,楊琪欣非常不爽。

“這里的女人,你可以挑五個走。”高長江一抬手,燈光亮起。鶯鶯燕燕數十個美麗少女出現。

其中不乏常常出現這熒幕上的明星和網紅。以及各種富家小姐和夫人。

高長江似乎特別喜歡這種身份地位很高的女人。有句話怎么說來著?越缺什么就越渴求什么。

“第一,楊琪欣小姐不是我的東西,我不可能拿她來交易。”李樂豎起三根手指:“第二,我不是色中餓鬼,沒必要從你那拿五個女人,養她們吃飯不用花錢的嗎?”

“第三,你有沒有看見我旁邊這位,已經打算對你下手了?”

李樂三句話說完。高長江才猛然轉頭,發現孫靈已經拿著手槍站在他身邊。頓時表情不斷變化,又紅又紫,顯然已經打算翻臉。

“算了吧。”李樂讓孫靈回來:“這樣打起來,周圍根本不會有活口。”

高長江冷笑:“很好很好。”

他沒翻臉,因為沒有能力翻臉。李樂和孫靈都是如此深不可測,讓人不得不謹慎面對。

為了一個女人不值得。

所以李樂他們也不應該為這樣一個女人和自己翻臉才對吧?

這就是高長江的邏輯。可惜,孫靈和李樂的邏輯并非如此。至少在楊琪欣得罪自己之前,李樂不會害她。

楊琪欣有那么點小感動。當然她早就料到這一幕,所以感動只是一閃而逝。

相比外冷內熱的孫靈,她是真的冷。表面的和藹可親與乖巧都是偽裝,內心無時無刻不在計算得失。

“如果你對女人不感興趣,我還可以用別的交換。”高長江似乎有點不知死活,還在試圖和李樂提條件。而李樂有點好奇地看著她:“你至于么?”

難道楊琪欣有什么我沒看出來的特別之處?

“考慮一下吧。”高長江指尖輕點,熱量將孫靈手中槍融化。幸好她及時縮手,才沒有被燙傷。

“你什么時候不精(和諧)蟲上腦了再來找我說話吧。”李樂轉身,帶著楊琪欣和孫靈離開。

難怪這貨前世會被架空推翻。就算有黑輻射的影響,一個整天想女人的家伙也不可能久居上位。

進化者營地內,最多的設施就是妓院和餐館。

來自異種牧場的肉類被大家端上餐桌,大快朵頤。黑輻射增加食欲的效果非常明顯。

而妓院則完全被擺在了明面上,隨便一個人都可以進去打工。

偶爾還有小販上來兜售一些讓人亢奮的藥物。

這里是名副其實的混亂之地。

李樂停在一間賭場前,若有所思,然后朝自己暫住的酒店繼續走去。

林茵在屋里負責看著財產。而車上剩下的一些罐頭飲用水之類的東西,有范南盯著,應該不會丟。

但要是大批藥物或精神結晶留在上面,可能就會有人見財起意了。

當然,犀牛車本身才是最大的財富。

說是看財產,實際上林茵卻是和林薇趴在一起用新買來的筆記本電腦看動漫。

“你過了,连窑场都种上玉米了。房子快盖好了,二叔最近结婚,你还回去吗?”

几个阿姨围过来,问:“这就是包文春吗?怎么这么黑瘦啊!和照片上不一样啊!赶快来吃饭吧!”

包文春说:“谢谢阿姨,我们吃过了!等会就回去!在家种地晒的,冬天就变白了!妈!我走了啊!这些钱你拿着,买些衣服穿吧!”

包文春头也不回,开着新车就去厂前,王科长两个连忙跟上来。

王经理原本是该下班的,他说请包文春吃饭,还真的在办公室等着。

包文春过来,王经理已经把一切手续办好了,就按照王科长需要,开了新的钢材品种,见他拿到新开的票,包文春说:“我们的交易就结束了啊!这些货,可以优先发货的,如果想用车,就请王经理调派,运费方面还可以有些优惠的。”

见他要走,王经理说:“怎么?不是说好去吃饭么?怎么急着要走?”

包文春很委屈地说:“刚才去一招看了我妈,你说!咱现在是差钱的人吗?她还很高兴的在那打杂,我在家很困难的,自己洗衣服,忙着种地写字还要上学。哎!城里就那么好吗?”

王经理笑着说:“每个人有自己的愿望,只要高兴开心就好!你不也是很任性,留在家里不出来吗?”

几个人走出来,见包文春走向新车,王经理问:“你新买的?进口货啊!这车不便宜啊!还没有见到过,大气漂亮。”

见别人夸他的好,包文春高兴起来,低声说:“朋友送的!我的提车手续费就花了十多万,哎,王叔!回头叫送货司机给我弄份委托书捎过去,就是搞个代理钢材销售点证明,你明白的!以后再搞点钢材销售,不用提心吊胆了。”

“那证明是可以办一份,你得弄个小公司才好,光有工作证不行啊!起码要把营业执照副本拿来备案,不然也不好写名称啊!”

包文春说:“下午回去就办,叫司机捎过来,办好再捎回去。”

王科长拿到五百吨票,傻傻地问:“那钢材什么时候能提货?”

包文春说:“现在就行啊!秦经理你俩和王经理去吃个饭,请他安排车辆,夜里就能发车,我还有事,不能陪你一起走了啊!”

王科长总算不是太傻,你们走到包文春身边,说:“把你的钱借我五万吧!回去就给你送过去。”

哦!包文春爽快地拉开提包,问:“够不够?不够说话,出门在外,有钱开路,无往不胜。你也行的!”

傍晚的时候,包文春回到县城,立刻找到徐晴,由她带着去了工商局,赶在下班前,注册了一个文生商贸公司,经验范围很杂乱,五金建材、小机械产品,注册资金三十万元。

还想去给车辆办户口手续,人家已经下班了。

徐晴安排他住招待所,包文春说:“还是回去明天再来吧!家里太忙,星期天你要没事,约上徐洪亮帮忙给车子上个户口吧!我就不出来了。哎!家里西瓜快熟了,记得来吃西瓜啊!”

“好吧!你家里的那个阿绣是谁啊!还有个女同学丁香,对你很关心啊!”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请李大人帮帮我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最强剑域

凰小悦

最强剑域

墨鱼甲乙

最强剑域

亦函

最强剑域

执江子

最强剑域

大斋

最强剑域

燕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