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躲在后面就行了》。

尽。;;。李通,字次元,南阳宛所非。兰根虽以功名自立,然善附

驚天宗山腰,那處最新開辟的仙家洞府內兩人對坐在符陣中央。

“師兄,一共四瓶地元精,怎么分配你是冠軍你說了算。”李天青看向那地上的四個翠綠小玉瓶,不爭氣的眼淚都要從嘴角流出來了。

梵青云擺了擺手道:“既然這次的大賽冠軍是師弟你讓給我的,我也不好多拿,不過兩瓶是一定要的,不給出一瓶那些師兄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梵師兄,為何一定要給出一瓶,這是我們憑自己本事得來的東西,若是就這樣拱手相讓未免顯得我們也太好欺負了。”

梵青云苦笑道:“師弟,不是我們顯得好欺負,是本來就好欺負。你我一個三境,一個一境,如何與那些八境九境的師兄相爭啊。雖然宗門規定不能向低自己境界的師弟挑戰,但若是他們憑借自己的實力針對我們,那我們也不會好過到哪去。”

李天青想到了決賽那天站在一眾長老旁邊的年長師兄,瞬間便是想到了些什么,緊握的拳頭狠狠地捶在地面之上。

“不行。師兄,忍讓一時終究忍不過一世,一旦讓他們嘗到了甜頭他們只會變本加厲,獅子大開口,倒是就不只是一瓶地元精那么簡單了。”

“我有認識一位學姐,也許可以請她幫忙,這事就交給我吧,師兄你只管修煉便是。”

梵青云苦笑了一聲道:“天青師弟,若是實在不行就量力而為吧,我這次只拿走一瓶地元精,剩下的你就先收起來吧。”

李天青并沒有拿走三瓶地元精,而是只收起了兩瓶,然后便離開了洞府。

一直到天色很晚他才回來,回來之后也沒說什么,只是臉色有些不太好看。

梵青云看他這個樣子就知道多半是沒戲了,自己口袋中的那瓶地元精看來還是要交出去啊。

不過他沒有因此就責怪李天青,只是覺得李天青這般行為有些多余罷了。

三天時間轉眼便過,在這天中午,麻煩還是找來了。

梵青云正要出門納貢,結果卻是被李天青攔了下來,然后他就看到李天青獨自一人走了出去。

等了一會兒他才快步跟上,生怕這位師弟做出什么傻事。

洞府門外,三個明顯要大上幾歲的青年趾高氣昂地看著這位學弟。

“學弟啊,我不管你是如何進到這處仙家洞府的,不過既然你能夠進來想必也是分到了地元精吧,交出來,以后可以相安無事,若是不交,那你就別想著上山了。”

李天青臉上沒有絲毫的慌張之色,好像有些無奈?

“三位師兄,若是不然你們能拿我怎么樣呢?宗門規矩在此,難道你還能對我出手不成?”

其中一位較為儒雅隨和的男子說道:“師弟,看來你只能算是半個明白人啊,連我們的身份都不知道就敢直接拒絕我們。告訴你,我們可是練藥堂嚴夫子的助手,以后若是你需要什么丹藥,都要經過我們之手,怎樣,怕了嗎?”

李天青這才恍然,原來如此,看來是有些官家威啊。不過他倒是不怎么擔心他們的威脅,他們不守規矩只是因為他們官小。但那嚴夫子若是不顧及規矩半點那他也不可能能當得上嚴夫子。

只是李天青現在還需要再拖延一會兒,要等的人還沒到呢。

“小子,好狗不擋道,勸你還是讓開吧,讓梵青云那小子過來談,他可比你懂事多了。”李天青想等,但這三位可不想等。

從洞府內跟來的梵青云一直就在山洞石壁一側聽著外面的交談,此時見師弟無法應付他也終于走了出來。

“呦,梵青云,讓一個學弟出來當擋箭牌,你膽子不小啊,一瓶地元精可彌補不了我們在這浪費時間,順便將這洞府的三處石臺也一并讓出大家族都在這里坐著,如果此時任由面前的白沉香侮辱自己的話,恐怕不僅僅是他,連同慕容家的臉面都被他丟盡了。

“為什么不能說?難道這不是事實么?我還不能說的呢,看來你也是一個不敢做敢當的人。”

“你有什么資格笑話我?也在朱雀城中不也是條狗的存在嗎?整天為別人而活,難道你就活得比我逍遙自在多了嗎?”聽到這白沉香接二連三的諷刺自己,那站在一旁的慕容曉頓時感覺臉上無光,回頭辱罵道。

“我是什么無所謂,我本來就是一介無名之輩,但是你就不一樣了,你可是在永州城中,被捧為眾星之子的存在啊。”一旁的白沉香松了聳肩,一副賤兮兮的模樣。

此時四大家族的人全部都直盯盯的看著那主戰臺之上,不得不說,這突如而來的年輕人,讓四大家族的人,頓時有些意外,但在意外之余,有些人卻心中開心得很,因為他們終于遇到了一個能夠將慕容曉踩在腳下的人。

正在此時,那慕容尚雄也感覺到臉上沒有一絲光澤,直接站起身來猛的拍了一下自己面前的桌子,大聲喊叫道:“哪里來的野小子?竟敢在我慕容家族的年度之約上搗亂,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

在這慕容尚雄開口之后,那白沉香頓時扭過頭,眼神也是十分凌厲的看著那剛才自己說話的慕容尚雄:“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慕容家族而已,你可要注意你的言辭,只要我一句話,你們慕容家族就會慘遭滅門。”

如果說剛剛白沉香的話,10分諷刺的話,那此時他說出的這一番話可以說是十分具有威懾力,不僅僅是他,在場四大家族的所有弟子頓時滿臉震驚,他們毫不知道眼前的這個人是誰,竟然能夠說話如此猖狂,有一句話叫做強龍不壓地頭蛇,就算你再怎么厲害,這也是在揚州城,是在慕容家族的地盤。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能在揚州城讓我慕容家族被滅門?”說出這一番話之后,慕容尚雄頓時哈哈大笑,身上發散出一種強烈的威壓之力。

見到自己的父親這幅模樣之后,那一旁的慕容曉頓時臉色有點難看,迅速的對自己父親開口道:“父親大人這件事情事出有因,就讓女兒來解決這件事情吧。”

慕容曉心中清楚的很,這白沉香并不只是說說而已,如果真的徹底的把他惹怒,恐怕不久之后,慕容家族真的會慘遭滅門,畢竟朱雀城,可比揚州城大了不止一點半點,兩者相比簡直就是皓月與螢火蟲一般。

平日里夢想斷然不會如此這樣聽到自己的女兒說出這一番話之后,那慕容尚雄頓時心中也明白了,慕容曉所說的,是為何意?竟然是眼前這個突然出現的男子,背后有著極其大的勢力。

“告訴我,你不好好的在豬圈里呆著來我們這小小的揚州城干什么?恐怕我們揚州城容不下你這尊大佛吧。”

在慕容曉開口之后,那站在一旁的白沉香,頓時微微搖頭,轉頭看著,站在一旁的秦輝喃喃道:“不錯,雨軒選的這個人不錯,你可以走了,現在已經沒有你的事情了。”

聽到白沉香說出這一番話之后,那站在一旁的秦輝頓時愣在原地,他萬萬沒有想到,這突然出現的男子竟然直接讓他下了戰臺。

“這位道友,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但是既然我站在了這里,我也有我需要做的事情,這個戰臺,必定有我的一份,我是不會下去的,我還有事情沒有處理。”

此時的秦輝心中稍微思量一番之后便直接開口道,今日他來這里就是為了能夠擊敗秦雨和慕容曉,眼前基本上已經即將成功,可這突然出現的男子讓他下去主戰臺,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本來對于這個,你先選出來的人,白沉香還有些敬重,但是此時聽到他如此開口之后頓時白沉香,眉頭一皺,大喝一聲:“我不想再說一遍,我數到三你給我滾下去。

好在夏之雨本就短暂,一惊一乍二口棺材,又怔住:这人叫阿旺

山林深處,古風將自己埋與大地深處,開始祭煉紫金葫蘆。

這紫金葫蘆乃是皇級寶物,擁有莫大的神通,但也是難以煉化。

三天三夜,古風的神念才溝通到紫金葫蘆的靈。

這紫金葫蘆經過漫長歲月的生長,已然醞釀出了靈最为繁华的主街道上拥有这么一大片地方,可见麒麟的獠牙公会是如何的“富有”。

不过就算是再怎么富有,没有些势力,在这个地方也不可能拥有这么一大片地方。

麒麟的獠牙公会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躲在后面就行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少年下山去

slinnani

少年下山去

依旧的迷茫

少年下山去

我去上学了

少年下山去

江山一顾

少年下山去

若水无舟

少年下山去

倾碧悠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