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江湖之远》。

鐘乳石劍在接觸到那地脈之氣的一瞬間,那道氣流之柱,直接涌出一道直流,順著鐘乳石劍開始揮散,雖然是被引導了,但是那氣流去有些狂暴。

并不是像夏恒所想的那樣,緩緩流動,進入自己的體內,雖然夏恒知道可能會發生一些變化,但是也不至于變化如此之大吧?

“嘩!隆轟!”

氣流四處飛散,狂風天然大起,在遠處的夏恒都感受到了那即將來領的危險,這洞穴之中都開始顫動,而不是想之前那樣穩定。

就連鐘乳石劍,在這個時候都有些不穩,好像要要夏恒失去聯系一般,這著實把夏恒給嚇了一大跳,一時間竟然有些慌亂。

情急之下,夏恒也不再考慮什么后果,整個人直接沖向了前方,一只手抓向了那鐘乳石劍的劍柄。

“呼!”

風在一瞬間停止了,整個洞穴也不再顫動,像是恢復了平靜,可是 此時的夏恒卻是極為的不平靜。

那從鐘乳石劍之中涌出的地脈之氣,像是找到了什么發泄口一般,一股腦的涌出了夏恒的身體之中,不再有著什么氣息會朝著四面八方的散去。

夏恒的臉色瞬間變了,整個眉頭都要擰成在一起,面部的痛苦,表現出來的樣子,讓人看著都覺得不忍心, 都能夠感受道那股疼痛。

“啊!”夏恒忍不住了,大叫了起來,那叫聲之中的痛苦,隔著文字都描寫不出來。

直接放開那劍柄,瞬間盤膝而坐,靈力調動,開始修煉吸收那地脈之氣,可是這盤膝狀態還沒有堅持幾秒,整個人便倒在了地上,可是那地脈之氣卻沒有一絲的停留。

好不容易到來的排泄口,它怎么可能會就這樣放棄,像是夏恒叫的越痛苦,那輸出的地脈之氣與強勢一樣。

夏恒越來越疼,這樣的疼痛,絕對不會比那千刀萬剮來的簡單,就算是那萬蟲噬咬,也不過如此,雖然夏恒都沒有經歷過那些,但是這次的痛,比它以往經歷的所有疼痛都來得恐怖。

夏恒已經不知道該怎么辦,他想要直接昏過去,但是這可不行,昏過去了,那進入體內的地脈之氣沒有引導,只會漫無目的的亂竄,要是一個不小心。

別說什么完美非凡筑基了,就算生命都會有著危險,再次忍住睡意,再次坐起,那嘴角的血液,不對,此時都不應該說是在嘴角了,那滿嘴的血液不停的涌出。

那疼痛,讓夏恒兩排牙緊緊的咬在一起,用力是在過猛,而那兩排牙齒直接硬咬的疼痛完全不能抵擋那地脈之氣所帶來的疼痛,一時間,夏恒都不知道自己的嘴中已經被他咬的血液溢出。

“啊!我艸**!”夏恒直接大吼,希望以這種方式來緩解那地脈之氣所帶來的疼痛,雖然做的都是無用功,但是他也只有這種辦法了。

地脈之氣在夏恒的身體之中不斷的游走,那狂暴的能力,讓夏恒想要進行引導都是一個極為困難的問題,更別說此時夏恒的身上,那無處不在的疼痛感。

不過好在,夏恒從來到這個世界之中,就沒有過

郝静养突然发现病房之内,郝美裙的病床附近,除了自己的家人、吴笑天的家人,还有一位貌美面慈如观音菩萨的青年女子,以及四位比花还漂亮的妙龄女子,便开口问道:“这几位是?”

吴笑天连忙介绍:“大舅舅,这位是我们第二学宫的李娜教习。而这四位分明是我幸福门的四位师姐,分别是东望海、西碧空、南岭春、北看雪师姐。”

郝静养听后,呵呵一笑:“原来是李教习,和名动江湖的幸福门四大女侠呀。我叫郝静养,这位是内人,这几位是......

中国人民拥有了前所未有的道路言汉王及安南事得祸。后高煦以

云逸深吸一口气,再次坚定地说道:“等不了那么久了,我现在就要去。”

话音落下,云逸脚步微微向后,即使存在无形屏障,他也要防止落天虎突然袭击。

落天虎没有进一步动作,在原地静静地看着云逸,眼神中精芒闪烁,好似要将云逸整个人给看穿。

“你小子还是和太古时一般无二,这脾气就像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最终,落天虎收回目光,转身向着他的领域深处走去,也不打算再阻止云逸:“你自己小心点,就算有底牌也不要掉以轻心,这封神道不简单。”

云逸心头悸动,就在落天虎转身那一瞬,他感觉到一股极其阴冷的气息,让他背脊生寒。

“希望只是错觉吧。”云逸只能这么安慰自己,这条路,他必须走下去,如果落天虎有什么心机,他今日可能真会葬送在这里。

落天虎已经先一步前往领域中心,而云逸必然会经过那儿,到时候落天虎如果对他下杀手,云逸就算是想逃也逃不掉,一旦进入了龙潭虎穴的深处,就只能拼尽全力了!

这就像一场赌局,而云逸赌上的是性命,要么生,要么死,没有退路可言!

迈开步伐,云逸直接踏入了落天虎的领域,向着封神道深处进发。

……

静,无比的寂静。

这就是落天虎领域的特征,没有丝毫声音,寂静无比,让人心中难免有些紧张。

足足走了一刻钟,云逸终于看到前方不远处站立着一道身影,正是化为人形的落天虎。

“你的胆子很大。”落天虎回过头,神色毫不掩饰,露出一抹嘲讽的冷笑。

云逸心中叹息一声,果然最坏的结果还是发生了

“为什么?”云逸沉声问道。

“你很不简单,不是太古之人却能知晓太古之事,并且掌握太古云族的无上传承,想来应该是云族的后人。”落天虎没有回答他的话,目露凶光,恨不得立刻将云逸撕碎。

看它这副神情,好似和太古云族有着血海深仇。

云逸回过神,运转体内灵气,接下来,便只能以命相博了。

落天虎身形一闪,直接化出本体,三条巨大的虎尾轻轻摆动,看似绵软无力却带着无穷的威压,让虚空都出现一道道涟漪。

“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云逸沉声问道,他想知道落天虎是属于太古云族的背叛者,还是属于太古云族的敌人。

“我的身份?嘿,小子,你还是去九幽地狱问云洛川吧!”落天虎嘲弄地说道。

不过云逸清楚地察觉到,当落天虎提到云洛川时它的眼神中带着一股滔天恨意,好似恨不得将云洛川碎尸万段。

这样看来,当初将它困在封神道上的强者,很有可能就是云洛川!

落天虎没有再多说,身体俯冲,赤金色的双翼展开,神光流动之间,直接将虚空截断,露出漆黑一片的时空深渊。

它依旧探出赤金色的虎爪,没有多余的招式,携带着恐怖的力量,一冲而过,就这么砸落下来。那只赤金虎爪还没有跟云逸接触,仅是倾泄出来的残余力量都让云逸头皮发麻!

云逸连忙调动体内能量,黑白相间的生死之力极速运转,在云逸身前形成一面光盾,希望尽可能的多消耗些落天虎的能量。

“虚无!”

云逸再次运转灵气,一层奶白色的光罩出现,贴附在黑白光盾之上。一道道白色漩涡自主旋转,吞噬着周围灵气,不断补足能量。

嗤嗤——!

赤金虎爪散发出来的能量余波都让白色漩涡不断崩灭,一个个消散,没有起到什么实际的效果。

咚!

碰撞声终于响起,赤金色的虎爪和光盾狠狠地轰击在一起,古旧的封神道此刻被能量席卷,直接被撕裂出一道巨大的口子。

果然,当这只虎爪真正探下来时,连云逸拼尽全力所凝聚的光盾都变得虚幻,好似随时会破碎。

云逸此时很不好受,脸色苍白,体内气血沸腾,不过还好光盾依旧存在,只见虚无之力不断吞噬着落天虎的力量,将其化为最精纯的灵气,逐渐消耗这一击的力量。

可以想象,落天虎这一击有多么的狂暴,云逸使出浑身解数才勉强抵挡住,而这还仅仅只是落天虎的随意一击!

落天虎收回巨爪,直接仰天咆哮,金光大盛,扇动一对虎翼,滞留在半空中,准备对云逸疯狂攻击,恨不得立刻将他撕裂。

“云族之人,必死无疑!”落天虎冷声道,眼神中、语气中都充满着无尽的杀机,好似云族与它有不共戴天之仇。

尽管有光盾存在,云逸的胸口依旧被撕开一道可怕的伤口,鲜血直流。不过云逸引动神药精华修复后,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快速愈合。

云逸没有停留,身形快速闪烁,横空而去,他打算避过落天虎接下来的扑杀,直接冲出这片虎域。

可以看到,在落天虎身后数百丈,有着一块古朴的碑文,带着淡金色泽。

正是这块石头,它直接封死了落天虎的退路,构造了虎域,让落天虎永生被囚禁在这里。

落天虎这一次可不会大意再让云逸给逃了,只见它调动巨大的虎尾狠狠甩来,赤金色的大爪子对着云逸的头部拍下,想要生生将云逸的头颅给捏爆。

“拼了!幻灭之力!”云逸大喝一声,直接舍弃光盾,将其朝着落天虎狠狠地砸了过去,而他的身形则向着前方冲去,打算借着幻灭之力脱身。

學校教學樓,看到獸人孩子們都在接受助教老師的教育,認真學習,眾甲人都很激動,但怕打擾了氣氛,都不敢開口說話。

到了新建的學校圖書館,緋介紹到:“這里是師尊從在沙丘圣地傳道開始,留下的所有刻著圣神的知識的石板,共有一千八百九十九塊,是我們學豹城最珍貴的寶物。”

移山巨力連忙整理衣冠,對一眾甲人道:“你們這些粗胚,有幸瞻仰高貴神圣的寶典,趕緊整理一下,不要玷污了圣堂。”

緋帶著他們走進圖書館,里面有一些新招的助教在抄錄石板,他們把王泱刻的字盡量一模一樣的刻在自己帶來的空白石板上,十分專注。甲人們大隊人馬進入,也只是看了一眼,就繼續忙活。

甲人們雙眼放光的看著那些樸素的石板,見慣了美麗的寶石和超凡石材的他們,反而覺得記錄知識的石板就應該這樣平平無奇,才能襯托出知識的寶貴。

緋拿起一塊記錄了乘法口訣的石板,遞給移山巨力,給他解釋數字和乘法。大長老看著夏文數字符號不明覺厲,生怕摔了寶典。緋告訴客人們都可以拿起石板仔細看看,看完放回原處就行。

移山巨力終于忍不住,對緋道:“三圣女,如今我們甲人雖然沒有得到部落大會的正式認可,一同祭祀先祖,但正如圣女所言,已經是先生認可的獸族同胞了,不知能否賜下些學習的名額?讓我們甲族的孩子也能學習先生的大道!”

眾甲人一臉期盼的看著緋。緋心里暗暗佩服師父,因為王泱安排她接待甲人,就是給她和甲人們熟悉和施恩的機會,以便以后方便獲得甲族煉器材料,因為她專精煉器術。

緋學著師父,故作為難的道:“現在學校的學生已經超額了,助教老師也不夠,恐怕要等到新校區建好,牙牙師姐的助教培訓完成,才能再招生啊!”

移山巨力突然跪倒,眾甲人一齊跪下,緋趕緊扶要扶起他們,大長老不肯起來,哭道:“求三圣女垂憐!我們甲族千年前不輸獸族大族,大湖圣地建立之后,拒絕承認甲人為同族。我們千年來沒有守祭人主持部落的祭典規制,即使想方設法學習獸族,還是逐漸落后窮困。如今蒙先生恩澤,可以朝拜圣城,見到圣神的知識殿堂。哪里還能再等待!我們的孩子每多等一刻不能拜入先生門下,我的心里就流血不止。”

眾甲人都一齊哭求。琢正好帶著裂石金等七個甲人和紅果青泉進來,看到這一幕,也趕緊跪下,問一邊的破嶺部的部主主怎么回事,得知事情經過,頓時也急了,哀求道:“三圣女,我們甲族的崽子們能吃苦,沒有座位了,站著也行,看在先生的份上,收些孩子吧!”緋這才答應收二十個甲族插班生,甲人們大喜謝過。

緋笑著拉起紅果青泉,道:“你是師父念念不忘的紅果妹妹吧?”紅果青泉驚喜道:“圣女霓下,先生還記得我嗎?”

緋挽著青泉的手,走向王泱的小院,道:“師父要是知道紅果妹妹也來了,不知道多開心哩。”

緋帶著一群人進了院子,就見到王泱坐在清澈的池塘邊的亭子里喝沙棗花茶。這是王泱最近擴建他的院子,新建的設施。包括一口深井和一架銅合金葉片的風車,一個濾水器,不停的抽水注入一個小池塘,池塘邊上建了一座八角石亭,名為一灣泉亭,本是想附庸風雅裝裝?。可惜小金在池塘里鋪了一層五顏六色的寶石,立刻變得珠光寶氣的俗不可耐。

甲人們都已經被告誡先生不喜俗禮,移山巨力只是躬身行禮道:“甲族野人拜見先生!”王泱笑著請老人坐下喝茶,緋坐下給師父斟茶,請其他人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緋的徒弟帶著幾個豹人少女給眾人端上茶點招待。至于紅果青泉,王泱看到她之后,給了緋一個眼神示意,緋拉著紅果坐到一邊。

以王泱如今在東部獸族里的超然地位,已經不需要說什么場面話了,他直接對移山巨力道:“移山長老,我上次去荒地丘陵,發現了那里的山林逐漸退化的原因。”

誰不關心自己賴以生存的家園,眾甲人頓時激動,移山巨力道:“請先生指點!”

王泱道:“千年前整個世界的靈氣開始退潮,導致整個死亡大漠的綠洲和荒地丘陵的森林的氣候更加干燥,大規模退化,這是原因之一。”

眾人恍然大悟。

王泱繼續道:“即便如此,大自然也有自己的調節機制,會淘汰一些需水多的動植物,但耐旱的動植物也會繁盛起來。但這種情況僅僅在大漠南部的刺瓣叢林出現。獸族的綠洲和丘陵還是持續荒漠化。”

緋道:“綠洲退化的原因師父已經在獅族黃鬃城找到了,是人和牲畜繁衍數量超出了綠洲的承載能力所致,荒地丘陵也是這樣嗎?”

王泱點頭道:“甲族為了生存,不停砍伐樹木,超過了樹林的自然恢復速度,導致森林面積減少,動物也就越少。甲人缺少食物水源,就砍伐更多的樹木,如此惡性循環之下,荒地丘陵沒有徹底變成沙漠,是因為群山的阻隔和彎月海的水汽補給,但再過幾百年,也會變得無法生存。”

聽說自己的家園會毀滅,甲人們都大驚失色,移山巨力急道:“先生可有解決辦法?”

王泱道:“有辦法,但是需要甲族付出幾代人的努力。”

眾甲人齊聲道:“先生請講!我們甲人什么都缺,惟獨不缺耐心與堅持。只要能保住家園,不要說幾代人,幾十代人也沒問題!”

王泱這才告訴他們如何植樹造林,保持水土,道:“這樣,你們至少五十年內要在荒地丘陵禁止砍伐和狩獵。你們需要從更遠的群山里獲得生存的資源,我不喜歡通過戰爭去掠奪其他人。所以,我希望你們打通獸族聯盟與群山之子的貿易通道,通過公平的交易來互通有無。”

移山巨力帶著眾甲人道齊聲道:“謹遵先生教誨!”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江湖之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在找女儿你信吗

凌虚月影

在找女儿你信吗

宸铄少爷

在找女儿你信吗

御剑斋

在找女儿你信吗

棠眠

在找女儿你信吗

凤狱如歌

在找女儿你信吗

喜雨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