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肥水不流外人田》。

“海上來的,鬼啊!”

身穿粗布衣的漁民看到這兩人從海邊的方向走來就像見到鬼了一般,慌張跑進了海灘小鎮。李天青抬起的手臂放下,無奈道:“師父,難道是我們的穿著有問題?這已經是被我們嚇跑的第三個漁民了,我只想問個路啊。”

在這之前還有兩個在海邊很遠處玩耍的小孩兒,李天青盡量讓自己表現的和藹些,結果那兩個孩子大叫道:“死鬼啊!”然后撒腿就跑了,攔都攔不住。

一直跟在后面的虛間也是發現了一些事情的詭異,難道是我那弟子實在太丑了?不應該啊,我瞧著也還可以啊。

“咳咳,天青啊,要不下次我來問問看?”

李天青以為他師父有什么特殊的手段的,于是便點頭答應了。

一刻鐘后,李天青大笑道:“哈哈哈,師父,你確實不是鬼,但你是真的光,小孩兒都能嚇跑。”

虛間氣憤道:“童言無忌,童言無忌,走吧,看來他們只是對海灘附近的人有些敏感,進去問完路我們就走吧。”

兩人這才動身走進海灘小鎮,小鎮與普通的鎮子倒是沒有什么差別,不過這就是奇怪的地方了,一個漁村怎么會正常呢?

不說大街小巷上都是交易的魚販那也至少有一家開著門的店鋪吧,都不營生的嗎?

“師父,海邊的人是不是都挺怕光頭的?”

虛間收起了手中的念珠,故意抬高了聲音說道:“天青啊,街道上正好沒人,要不讓為師幫你檢查檢查你這四境修為。”

說完虛間就要欺身上前,結果李天青腳底頓時升起一陣清風,跑了。

“哎,你這弟子,總是讓為師這般心累。不過還算你有點良心,昨晚睡覺時竟然忘記將那兩顆把玩的白靈石收進彌戒了,為師就代勞幫你手下了。”

虛間仔細地嗅了嗅空氣中的香氣,然后笑著走向一處小巷深處,消失不見了。

一座小飯館門前,李天青廢了好大氣力才敲開了這扇房門,問道:“老板,能不能給晚飯啊,我已經幾天都沒吃飯了,前些天剛剛撿到一顆靈石卻發現街上的店鋪都關門了,今天若不是老板你開了這扇門我就要餓死街頭了。”

老板看這小孩兒著實可憐,身上的粗布衣都快爛掉了,于是便輕嘆了聲,將李天青迎進了客棧。

吃著一碗熱氣騰騰的海鮮面,李天青故意將氣色變得恢復了一些血色,問道:“老板,小鎮人家為何會這樣啊,沒有一家出門接客還怎么營生?”

“唉,小朋友你這些天沒去過海邊吧”

李天青誠實地答道:“是啊,這些天都在小島中部乞討,這不剛來到這邊就碰上了這種怪事。”

那老板看李天青是剛來的,來了興致,在他對面的位置坐了下來,說道:“小友啊,這海邊估計是去不得了,前些天發生了一場極為怪異的事,只要是出海的人都能聽到一陣奇怪的歌聲,接著就會變得異常敏感,只要稍稍有些刺激就會變得發狂。能夠從海上回來還算好的,關在家里過個幾天就會變得正常了,但若是在海上變得敏感的動不動就要跳海自殺,前些天就有不少壯丁都因為此事殉海了。”

“哦?”李天青感到很奇怪,他就是從那片海域來的啊,怎么

外域天魔擅变化,精湛魂魄秘术,对待敌人时,大多会习惯性地从灵魂下手。

没血肉体魄的格尔,以纯魂体状态,恰好能将天魔这方面的优势,发挥到极致。

他觉得,只要给他接近虞渊,踏入魂游境的虞渊脑海小天地,以他掌握的众多魂魄秘术,能轻易抹杀虞渊的阴神,加天魂和主魂。

他本有如此信心,可在听到月妃的惊呼提醒时,格尔顿时又犹豫了起来。

虞渊则咧嘴一笑。

他的笑容,令格尔魂魄都生出寒意,本能地感到不安。

叮当!

虞渊的天罡盾忽......

上篇秦孝公据崤函之固,拥雍州要去瞧热闹了,你呢?屠娇娇道

江遠根本不理會秦宇,而是小聲和王斐幾人交談起來。

見自己被無視,秦宇的目光漸漸陰沉下來,冷哼了一聲轉身離開。

片刻之后,就見張古華走到了大廳中央,笑著朗聲道:

“感謝諸位來參加小女的生日會。”

“說來慚愧,二十幾年了,我還是第一次給楚紅辦這么隆重的生日會。”

張古華看了眼站在江遠身邊的張楚紅,微笑道:“楚紅這丫頭也大了,我這個當父親的也終于可以放心了。”

“古華兄,我看你還不能夠完全放心,”有人忽然笑著大聲道:“你家的千金還沒成婚,你咋能放心呢?”

“是啊,我看不如趁著今天的好機會,給你家楚紅擇一名良婿。”

張古華笑著擺擺手,“這是我家楚紅自己的事情,用不著擔心。”

話音剛落,就見一名長相帥氣的年輕人走上前,對著張古華抱了抱拳。

“張叔叔,我叫顧挺,家父是顧萬章,今天很榮幸能夠參加楚紅小姐的生日會,所以,我精心準備了一份禮物,還請張叔叔能夠給個機會,讓我親手送給楚紅小姐。”

這話一出口,現場的氣氛就變得有些怪異了。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這年輕人,是想在張古華和張楚紅心里留個好印象,至于目的,當然是求得美人歸。

果不其然,這人話音剛落,就又有好幾個年輕人站出來,都對著張古華抱拳行禮,都說自己精心準備了禮物。

老一輩的人都笑了,這些年輕人明顯是要比一比啊,看看誰準備的禮物能夠打動張楚紅。

站在邊上的王斐拉了拉張楚紅的胳膊,有些不悅,“楚紅姐,這些人未免也太天真了吧?真以為送件禮物就能夠打動你的芳心。”

張楚紅滿臉無奈,“我也不喜歡這樣。”

江遠卻是一幅看好戲的樣子,雙手抱在胸前,笑瞇瞇地看向張楚紅,“要我說,這的確是個好機會,萬一就遇到你看對眼的了呢?”

張楚紅對上江遠的目光,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王斐卻是扯了扯江遠的袖子,好奇道:“你給楚紅姐準備禮物了嗎?”

江遠假裝愣住,忽然一拍腦門,“哎呀,這么重要的事情,我居然給忘了。”

“老張,你不介意吧?”

張楚紅心里頓覺失落,臉上卻帶著微笑,“沒關系的,我什么都不缺,要什么禮物啊。”

這時候,大廳中間已經聚集了十幾個年輕人,家里條件都很不錯,有開公司的,也有剛回國的海龜,家里長輩也都是在濱海古玩圈有些名氣的人。

他們的來歷各不相同,可禮物卻是··大同小異。

有將近十個人送的是古玩,價值也都在數千到一兩萬不等,不算小氣,卻也不怎么讓人驚訝。

還有送珠寶的,送首飾的。

秦宇站在一邊,看這些人的目光滿是嘲諷。

就看到秦宇緩緩上前,直接擋在了這些人前面。

被他擋住的人瞬間不樂意了。

“你誰啊?擋我前頭干啥?”

秦宇卻不理會他,對著張古華抱拳行禮,“張叔好,晚輩秦宇,現在是秦氏珠寶的總經理。”

“秦氏珠寶的總經理?那不就是秦源的兒子?”

“對,我也聽說秦源把公司的權利交到了他兒子手上。”

其他人頓時議論開來。

“現在濱海的珠寶公司,秦氏的實力應該是第一了吧?”

有人點點頭,“原來葉氏才是第一,可惜了葉青山老爺子一手把葉氏珠寶發展成濱海第一,老爺子一走,葉氏如今是一落千丈。”

“我聽人說,葉氏被葉知秋接手之后,他們在濱海的店鋪好像都關掉了,也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

聽到這些人的議論,秦宇臉上浮現一抹自信和得意,“大家說得沒錯,現在我們秦氏是濱海最大的珠寶公司,我爸也想專心搞搞收藏,這公司的擔子就交到了我手上。”

“我很有信心,秦氏珠寶一定能夠在我的帶領下沖出濱海,成為省里,乃至全國知名的珠寶企業。”

眾人不由得點頭贊賞,“有這份志氣,秦氏的未來一片大好啊。”

江遠卻是忍不住笑了,有葉氏珠寶在,這什么秦氏,永遠都不可能成為第一。

當然,拿葉氏和秦氏來做比較,簡直是對葉氏的侮辱。

“秦宇,你既然是秦氏珠寶的總經理,那你給張家千金準備的禮物,應該也是珠寶吧?”

秦宇笑著點頭,“自然是珠寶,不過嘛···”

秦宇指了指身后幾人準備的珠寶,搖搖頭,“我準備的珠寶,比這些地攤貨強一百倍。”

這話一出口,那幾個年輕人頓時滿臉怒氣。

其他人也頗有微詞,秦宇年輕氣盛可以理解,但是用貶低別人來突顯自己,就顯得有些狂妄了。

秦宇對眾人的表情視而不見,緩緩伸手從懷里掏出一個紫色的小盒子。

打開之后,是一條閃閃發光的項鏈。

這項鏈上面鑲嵌了不少鉆石和翡翠、祖母綠一類的東西,看起來奢華無比,就算是再不懂珠寶的人看了,也指定會豎起大拇指。

在場不少的女人的眼睛里已經滿是喜色,恨不得這項鏈是送給自己的。

同時她們也羨慕起張楚紅來,秦宇這么帥氣,年紀輕輕就憑借自己的努力接手了家族產業,還送這么貴重奢華的珠寶,這簡直就是白馬王子啊。

秦宇臉上滿是笑意,目光在人群中掃過,最后落

霎时间,林骁掌心里冒出两团绿幽幽的火焰,那老头一时不察,两条胳膊如同枯枝般剧烈燃烧起来,只是那熊熊的大火与普通的火焰颜色不同而已。

凄厉的嚎叫瞬间响彻整个玉虚观,老头在林骁的手中剧烈挣扎起来,可无论如何扭动,都无济于事,火焰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蔓延至他的全身。

远处那些杀人的骷髅头停止了攻击,重新化为手串,掉落在地上。云中子摇摇欲坠,被雾凇子一把扶在怀里,但眼见着,已经是出的气多,进的气少了。

道门......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肥水不流外人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从凡觅真

沈欢欢

从凡觅真

黎明C

从凡觅真

灵柩宫主

从凡觅真

欲来迟

从凡觅真

浪冰心火

从凡觅真

剑客23